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五章 血尸
    这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如果没有听错的话......

     我急转回头,见到的是两个人,一个是唐若冰,另一个才是我真正感到惊讶的,她竟是朱溶。这小姑娘怎么会来到东子的风口镇。

     朱溶在所有人的眼中只是个乖乖女,是非常温柔可人的女生。当日我拿出大金牙买回了她的自由身时一直如此,从来都是乖巧的像只小猫。而这会儿,朱溶手拿一根染血的皮鞭,傲气凌人的站在当口,正像是一个行侠仗义的女侠一般。

     我往后瞅时,见东子在追赶着这行尸时,看到这当即愣住了,朱溶姑娘,一直深藏不露么?看她的架势,充满着自信,嘴角微笑着,仿佛能够制服这具尸变的老鼠行尸。

     朱溶一个闪身,速度极快地冲至行尸身旁,拿起手中的皮鞭狠狠地一抽,从身上竟打出一条很厚的血印来,皮肉瞬间犹如炸开一样,翻新出来。按理说死去的尸体过了这许久,身上的血早就干了,可这行尸竟然流出深红色的血液来。

     行尸被这一击,嚎叫不止,仿佛感觉到身上的疼痛。东子看得呆了,仿佛看出了端倪,惊讶地问道:“小溶,你这皮鞭上染的血可是黑狗血?”

     “没错,我这皮鞭是用黑牛皮制成的,有极大的防邪作用。黑狗血是我花了好些力气找了很久,终于在村东头的垃圾堆里看到了一只。这两者结合起来威力无穷,对付着一种行尸用处大着呢!”

     “可是你怎么会懂这么多?”

     “东子哥你先不要问,和我一起把它先解决掉我再详细地介绍给你听!”

     我终于脱离了这行尸的魔爪,有些难以置信,与自己相处了这三天左右的朱溶原本是最需要接受保护的女子。她楚楚可怜,温柔动人,让任何男人都有保护的欲望。而现在,面对这行尸,朱溶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勇敢的行尸猎杀者。而我自己,却只能在傻傻地呆着逃命,成为了最需要受保护的人。

     唐若冰看着我,幸灾乐祸:“哟,苏毒嘴,你逃跑的时候还是挺帅的!”

     我知道她在挖苦我:“我又不是抓鬼世家,话说你母亲和东子都这么厉害,你怎么就没学到一点点?”

     “不是我不愿意学,是我妈不让我接触,她定了一个规矩,传男不传女。”

     我话音刚落,那行尸却不管东子和朱溶,又伸长双爪奔向我。我想着这样可不是办法,见着前方有一颗大树,哧溜哧溜地爬上去,喘着粗气。

     一阵猛烈的摇晃从树底袭来,整个树都颤抖不停,颤颤巍巍。我一看,丫的,真是个倔强的僵尸啊,他们两个伤害你,为什么都不去找他们,找老子干嘛?这么有进取精神?不达目的不罢休?不轻言放弃啊?

     朱溶再次拿出手中的皮鞭又是一击,正好打在这行尸的脸上,脸犹如翻开一般,显出青色的肉来,再由于脸上的黑红色血水往下直流,显得尤为狰狞恐怖。

     恐怕没有比毁容更加令这只行尸伤心生气了。老鼠生前,就特别的喜欢坐在镜子前用着木梳梳着头发,然后一脸自恋的看着自己,口中经常会说出那些让人想吐的不要脸的话:“哎呀呀,原来我还是如此的帅呀。等我梳完,一出门,又会有多少的良家妇女因为我而思念过度而生病了。这镇上人们的体质越来越差了,都是因为我的帅气造的孽啊!”

     老鼠行尸冲天狂呼,喉头涌动,只听得它身体内发出哗啦啦一股水流动的声音,从嘴巴里吐出一股股血红色的液体来。东子暗叫一声不好,急忙一个鱼跃,把朱溶扑到在地滚到了一边,自己的手臂却被那股脓液溅了到一些。

     “啊!”东子一身狂叫,我看了心里直感到发麻,虽然我没有感觉到这股子的疼痛,但能让东子大叫的,绝对是痛得钻心。这行尸,可真不是普通的。

     麻痹,我看到这怪物竟然也会喷吐毒液,和以前的那条硕红鼠一般。急忙往树顶上爬去,要是当时这怪物喷射了,自己还不得痛死?

     难受的朱溶把眼睛闭上,把两手五指对接,中间留出空心,口中默念有词。这一下把我给惊得,原来朱溶手中竟然发出一阵奇异的光来,这光有温度,仔细一看,是一团燃烧得正旺的火。火的颜色十分的怪异,竟然是一团蓝色的。

     等火燃烧得旺了,更加的盛,也更加的妖冶。朱溶将手中的蓝火一抛,正好砸在了行尸的身上,火光冲天。行尸有如被致命物灼伤一样,嗷嗷嗷嗷地嚎叫着。在火中的行尸体内飘出了寥寥的青烟,大约20多分钟后,尸体竟然像树木一般枯萎了,体内的水分一滴不剩,唯独留有干枯的皮。

     见到这可怖的怪物终于被制服了,而且还是被这16岁的小姑娘给消灭的。我当即从树上跳了下来,心里的佩服程度达到了极点,兴冲冲地来到朱溶的身旁,道:“朱溶妹子,没想到你这么厉害!改天做我的师父怎么样,我愿意做你的徒弟!”

     “不要脸!”唐若冰在旁边吐出三个字。

     朱溶摸着自己的额头,眉头紧锁,想是制服这行尸,生出这天火来,花费了不少的体力,有些匮乏了。东子也唏嘘赞叹不已,朱溶姑娘真是越来越神秘了。搀扶住朱溶,说:“走,我们先回家,你休息休息!”

     “不了,我既然在你们面前暴露了我会这邪术的本领,也是该走的时候了。东子哥应该看得出来,这不是正道术,而是旁门邪术!”

     东子道:“你走啥?即使不是正统的道法,你也是为了帮助整个镇子而做出好的行为,也是一种好的方法啊!”

     “我这么做是为了你们好,不让你们受我牵连!我的师父一直在找我,因为我是背着她偷偷的溜出来看我的亲身父亲的。没想到,因为家中没钱,才把我给卖掉的。我要回去了,东子哥,还有苏天哥,来日的情日后再报!”我看出朱溶的眼中满是泪花,一转身,快速地跑远了。

     愣愣地看着朱溶消失的身影,我看到东子落寞的眼神一直盯着。朱溶与我们的长期相处,东子竟然会留恋上这么一个小姑娘。他,已经喜欢上她了。

     这就是爱情,这份爱东子只能自己默默地承受。他不敢去说,他不知道朱溶姑娘的心中是否会有他。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暗恋吧。这爱恋,虽然有时很甜,大多数时期却很苦。就像离去的她的背影,心中的痛比手臂上的血尸喷溅的腐蚀毒液要痛上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