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地底世界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一股震荡给惊醒,铁车不知驶向了何方。但从内部可以感知,我们已经是稳稳地停落。

     车顶的铁窗缓缓地打开,我重新进入到光明之中,眼前突然出现的光线晃得我眼睛睁不开。我用手阻挡,眯着双眼,朝着天空看去。蓝色的苍穹之上,有一轮红色的太阳。

     “这不是太阳么?我们回到地面了?”安华手扶车沿,抬头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咱们没有掉入地狱。”

     我爬起来,望着车窗外的景色,一副美丽的山川大自然出现在我眼前。碧绿的青山、壮观的瀑布、璀璨的鲜花遍布,更有各色各样的小动物奔跑嬉闹。

     我深深的呼吸着空气,不经意陶醉。这样的景色,可是我特别向往的人间天堂。

     “你们说,咱是不是死了,这里会不会是天堂?”杨兴哭丧着脸。

     听到这儿,元哥推了他一把:“说啥晦气话呢,就算死了,在这里无忧无虑可比战争什么的要好得多!”

     “你推什么?我感觉这车子好像在摇晃!”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感觉车子晃晃悠悠,不太稳。望向车下,把我给吓了一大跳。这铁车,停落在一棵无比巨大的树枝杈之间。从这儿望下去,足足有二十多米的高度。

     “妈呀,这树成精了!”杨兴长吸了一口气,“我奶奶跟我说,一般特大的树都特容易成精。你们看看这树,比我见过见过的上百年的大树要大上好几圈,起码有几千年的历史!”

     “我怎么觉得它有上万年的历史。”

     “得了,反正是棵老树!这种树有自己独立的神经系统,要是一刀劈下去,都能砍出血来。”

     站在这棵树顶上,我始终觉得自己的生命会在一刹那之间终结。突然我想起什么,忙问道:“怎么就我们四个,其他同志呢?”

     铁车开动的时候,战士们都没有跟上我们,忙着为那些猿人们报仇,和鬼子厮杀。他们现在究竟是死是活,无从知晓,只能默默地祈祷祝愿。

     我们轻手轻脚地爬出铁车,站在树枝上,准备抱着树干往下挪。这时,铁车的末节车厢传来了一丝‘咚咚’的动静。

     我竖起耳朵听,猜测着是不是其他的同志也在这车厢的时候。那车厢伸出一只手,攀在车沿上。我目不转睛地看着,一顶特别熟悉的遮耳帽出现在了眼前。

     “鬼子!”

     没来由的就是一阵怒意,这里只有他一个人,并没有他的同伙。我掏出枪支,扣下扳机,然而只是‘咔擦’一声,丫的,空膛!

     偏偏这个时候我没有子弹。我看他们三个还在傻傻地看着,吼道:“还看什么,打鬼子啊!”

     然而那鬼子也发现了咱,很是惊慌,也不瞄准,比他们更先开枪,只打在了我脚下的树枝。那树枝被打中,当场折断。我们几个没了落脚点,重重地摔落。

     “哎哟!我的屁股!”我们落在鲜花堆里,下边是泥巴地,减轻了摔落的疼痛。

     “打鬼子啊!”我摸着屁股,抢过杨兴手中的枪,对着树上的鬼子一阵乱打。树上离这太高,加上枝繁叶茂的树枝,我仅仅打落了几根大树枝,接着又是空膛响。

     元哥和安华反应过来,也朝着树上打了好一会儿,然后又是陆续地两声‘咔擦’。他们看着我,吐了吐舌头:“完了,都没子弹了!”

     不过那树上的鬼子铁车下支撑的树枝被我们打断打折,那车已经无法支撑,朝右侧一歪,紧接着‘哗啦’一声巨响,那铁车似乎带着千钧之力,摔落下地上,溅起了无数的泥土。

     我还在探头,想看看那鬼子死没死的时候。那车里爬出一个人,几乎一点儿都没有受伤。

     “我去!鬼子是不是打激素了?这么摔都摔不死他?一点儿事都没有!”

     “别感慨了,这铁车似乎有防护作用,我们不知从什么地方摔到这颗树上,还不是毛事都没得?”

     这下我们几个就像待宰的羔羊一样,他手上有枪,而咱手上的子弹都没得了。

     但幸好我急中生智,捡起地上的空膛枪支,对准那鬼子,叫道:“别动!”

     我也不确认他究竟能不能听懂我们中国话,但从他呆住拿枪对峙着不敢上前的举动,我知道,他还是畏惧我手中的枪,因为他不知道我这枪里面已经没了子弹。

     RB鬼子拿着枪不敢上前,他穿着军大袄,带着遮耳军帽。在这温暖的环境下,脸上溢满了汗水,看得出来他很是紧张害怕。

     “你滴…别…别开枪,这样滴,对我们,都…都没有好处。”

     没有想到的是这个RB鬼子还能说出一口生硬蹩脚的中国话,原来他还是能听懂的。我试着与他沟通:“你滴…哦不不不。”我打了自己一个巴掌,啊呸,差点被他的说话风格给影响,我连忙换回了正宗的中国话:“我们人多,你讨不了好,只要你放下武器,我们绝对不会打你!我们中国人说话算数!

     元哥轻轻地说道:“你说,小鬼子会不会听你的。”

     话音刚落,那小鬼子果然信了我说的话,慢慢地放下手中的枪,举起双手:“请…请你们…留我一条性命。”

     “往后退!

     “你们说滴,是真滴吗?”

     “龟儿子骗你!”

     见我们说的很认真,他慢慢地退了两三米。我举起枪,轻轻地走过去,将他的枪捡起,把自己的枪给扔掉。

     “啊哈哈哈,龟儿子!”我笑得特别欢,一只手将他的帽子打落,又严肃道:“你说你们不好好地呆在自己国家,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他特别害怕得哆嗦:“你说滴,不杀我!”

     “你以为我是你们RB鬼子!我说过的话就一定会遵守,不杀你!但是打你一顿给我们同胞们出出气又如何!”

     元哥、杨兴、安华三个人左右手捏着拳头,做出要将他痛扁一顿的动作。不是我们以多欺少,而是他们烧杀抢虐无恶不作的罪行,值得我们动手。

     他忽地一声跪下,双膝重重地瘫倒在地上,痛哭起来。

     “哎哎哎,就你这怂样,我就纳闷了,你们国家怎么会选你这样的家伙!难道是你们小RB没人了?”我真的很看不惯这家伙软弱的性格。

     他跪在地上,带着哭腔:“我,我根本就不想来。我也有家庭,有老婆孩子,他们都盼着有朝一日,战争结束了,一家人能够快快乐乐,幸幸福福地在一起!”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来!”我更加的生气,几乎是吼,“你知道吗?就因为你们发动这场战争,导致我们中国有多少家庭妻离子散!你们有家庭,咱们国家没有吗?你再看看那些仇恨你们的眼神,你觉得很开心吗?”

     我经不住心中的怒火,不受控制地抬起右脚,重重地一踹在他的脸上:“如果不是要履行咱中国人的诺言,我他娘的早就一枪送你上西天!”

     “天子天子!”元哥急忙拉住我,“说实话,我也很想打他,可他现在没有了武器,打一个没有抵抗能力的人不是我们新四军的作风!”

     他被我一脚踹中,惯性地倒在地面,脸上有一个鞋印,从鼻腔中流出一抹血流,大口大口地呼着气:“你以为我想来吗?都是被逼的,被逼的!如果不来,我的妻儿都会死!我仅仅是个地质学家,这些年来,从来都是躲在队伍最后面,打你们只是为了自保。”

     我渐渐恢复了平和,确实,也没有错,可恶的不是他,而是战争!是野心!咱们都是战争的受害者。

     我将他拉起来,说道:“你走吧,要是哪天再见到你,我一定会毫不留情的取你的性命!”

     他的眼睛里浮现出感激,那是我从未在鬼子眼中所能看到的。

     “没法走,因为,我们现在到了地底世界,根本就不在熟悉的地面上。”

     “你说什么?地底世界?”

     他点了点头:“我们军队在火山口看到一道白光,然后是猛烈地山体摇晃,那一条裂缝引起了我的思考,推测到发生了超自然的事件。一个星期前,有一支队伍神秘消失。我想,可能跟那道白光有关。于是,我让他们下到那裂缝底下,去看看到底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果然不出所料,这下面,还有这样一个神奇的世界。”

     如果真像他所说的一样,那我们怎么回去?想到这儿,我禁不住头疼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