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建成一屋
    王三霸几乎借来了镇上能借的所有牛车,五驾。赶着牛车搬运青瓦既轻松,装载量也大。几趟下来,就装载完了大半。老朱领着十几个同乡,走了两趟。两万匹青瓦只花了两天时间就全部搬运完毕。

     意伊满意地点点头,给老朱带来挑瓦的村民每人三十文钱。头天就来过的七人还多加了十五文,每人45文。大家拿着铜子欢天喜地的走了。一般人家帮工,是得不了这么多铜钱的。最多意思意思给个几文钱。最多十文,不能更多了。当然,这不能怪村民们小气,大家都没多少钱。互相之间,也就是帮忙。一般留饭吃不给钱的时候多。

     老朱一行人走光了。剩下王三霸一群人。王三霸盯着意伊。面上好像在说,快把钱还我。意伊笑了下,说:“银子拿回去吧。”手中的钱袋子落在王三霸捧起的手中。

     王三霸抓着钱袋,打开看。二十个银锭全在,至于那些铜钱是不是全,也不在乎了。只要银锭在就好。铜钱只有百十来个。全拿走也不心疼。再说,看起来应该是没少一文。拿回了这笔钱,王三霸终于放心了。迅速地把钱袋揣进怀里,瞟一眼意伊,没再说啥,对着几个小伙伴一使眼色:“我们走。”

     一群半大不小的娃子,撇着八字步,大摇大摆地走了。

     欠教训,意伊心道。不过这会儿他也懒得逗那几个小子。他要先把屋顶给盖上瓦才是正经。

     大龙和朱雀围在身边,意伊挥挥手:“去读你们的书。百家姓务必在三天之内背熟。把二虎叫起来。别浪费大好光阴。”

     大龙犹豫道:“师父,你一个忙得过来吗,我们一起帮你,岂不是快得多。”

     意伊:“你们会?”

     大龙就卡壳了,他从来没盖过瓦,还真不会。虽然看着简单,但不是熟手,肯定干不好。

     意伊:“回去读书。”

     赶走大龙和朱雀后,意伊抬起手,释放出内力,控制着瓦片流水一样往屋顶上盖。他也不管速度是不是合理正常。最初,意伊自是打算入乡随俗。但随俗的话,他何年何月才能盖好一间厨房。所以,让入乡随俗见鬼去吧。

     意伊站在屋顶上,双手对着瓦堆,瓦片纷纷飞往屋顶,一片片地往木条上铺。很快,一边的屋面就铺好了,瓦片排布整齐又密实。

     意伊开始铺另外一面。只才铺了小片,猛然停了下来。

     没多久,石板路上走出来一群小姑娘,刘婉莲、罗秋娘为首,还有三个小姑娘尾随。五个小丫头,全背着小巧的背篓。里面装着野菜,野果,鸟蛋等物。

     意伊看了几个小丫头一眼,蹲在屋顶上,装出在盖瓦的样子。之前他弄了一层瓦片堆在屋脊上,现在就从屋脊上一片一片地手工盖。

     小姑娘们并没有谁叫他,而是假装很自然地走向西边走了去。几个小姑娘不见踪影后,意伊再次用内功操控着瓦片往屋面上盖。

     若是其他人,用内力这么干,瓦片早成灰灰了。因为谁也没有他这般精准的收放自如的控制力。一个有武学天资的人,可以把武功学得非常厉害。开山裂石不是问题,但是要像意伊这样把武力用得跟法术似的那可就寥寥了。至少意伊是没见过的。他师父都没他这本事。

     说起来,这是意伊的一大内力运用的创新。启示来源于道家法门。意伊道法小成的时候,常常用法术服务生活,端水煮饭洗衣除尘他都用,这样用的结果当然是空耗法力。平常倒也没什么,但是偶尔要去干点道家弟子要干的正经事的时候,这么喝口水都使用法术,那就是把自己往死亡的境地推进了一步。法力少一丝就多一分危险。

     还是吃了一次大后,意伊才改正了这个坏毛病,但他懒筋已经养成。生活琐事实在不想耗费过多的时间和心神。于是灵机一动,将武学内功的运用给练习到了极致。如此一来,不动法术,耗费少许内力就能方便日常,真是再好不过了。

     盖完房顶,意伊跳下去,站在门口往里看。现在就只差弄一道门一扇窗了。

     意伊回到院子里。大龙、二虎,朱雀全坐在堂屋的桌子边读书。百家姓,意伊是刻在用竹片做了竹简上的。三人正对着竹简读。

     意伊回院子自然引起了三人的注意,纷纷看了过来。意伊打了个手势,示意继续读。他自己则开始劈木做门。

     木料在他的手中几刀下去就被劈成了木板子,再用推刨推了推。意伊打量着用推刨推的木板。发现竟然比不上他刀工削切的平整。想了想,只好弃了推刨。再说用推刨效率也底。意伊还是用他的手中的刀子给木板进行了休整。意伊手中的刀只是一把质量低劣的砍刀。不过意伊稍微打磨了一下,比一般的刀子锋利多了。加上他的内力,这刀子不锋也会显得锋。

     由于没有黏合木板的胶,意伊在每一块板子边缘切上拼合口,以便和另外的木板拼合在一起。四片木板一拼,一扇门就成了。

     做门对意伊来说完全不算个什么事,一会儿工夫,这就做好了。立马就能拿去灶房安上。不过,还有窗扇没做。将门靠在院墙边后,意伊开始做窗子。在木板上雕上菱花格子,一扇颇雅致的木窗就成了。

     意伊看着手上的砍刀,再看一眼花窗,暗道这刀毫无艺术感。雕花这种该用更精美的刀具来做才好。意伊很想用道法熔铸一把合适的刀子和一把剑。像刻字这种事情,若是有一把剑,才更合适,也会更快速。

     但,意伊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道法这种东西,轻易他是不动用的。而且由于磁场关系,他怕他频繁使用道法,吸引一些奇奇怪怪地东西出现。如今这望林村到观溪乡再到梧桐镇都是一片净土,没有任何鬼怪妖邪。他若使用道法引了奇怪的东西来反倒不好。无论是好东西还是坏东西,最好都勿来。所谓福祸相依。福来一般祸也随至。

     意伊将门窗在灶房安好。看着大功告成的新灶房,意伊说不上满意,但目前这样也过得去了。

     由于扩建了灶房,意伊把西边的院墙撤了,重新砌了院墙将灶房和主体房屋圈在了一起。而靠西墙竖立的三字经石板则被搬到了南边院墙。

     “过两天就可以在新灶房做饭了。”意伊对朱雀说。

     朱雀目不转睛地盯着灶房,神情特别纠结的样子,听到意伊说话,他转头看着他,张嘴,欲言又止,意伊问:“要说什么就说。”

     朱雀:“这灶房比正屋还,还……还气派。”

     意伊把灶房修得很高,比正屋的建筑高了不少。从风水上来说,这不是个好的设计。但灶房修矮了积烟,因此不得不修高些。意伊瞧一眼整个院子,整个布局都不好。左家父母死得早,和屋子风水多少有些关系。这房子孤建于狭道边,院墙高耸。完全是虎落平阳困守难出的写照。这房子让村子里任何一个人住都没什么问题。但左家住就是个问题了。全家都死了。

     这种房子,意伊也是不打算长住的。不过是现在暂且将就。另修一处房子是必须的。意伊最想的自然是在后山那块宝地修座豪宅。但豪宅不是一时半会儿能修好的。所以先建一处住房再说。只选址何处,意伊还尚未看定地方。在没看到好选址之前,意伊都得屈就在这个小院里。

     “民以食为天,厨房很重要。”意伊回。

     朱雀趁着机会,说道:“米快用完了。”

     意伊顿了顿,说:“我一会儿做个舂米的石臼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