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卫生纸成
    罗家沟,晚饭过后,左领右舍围在村头两棵黄桷树下聊天,话题都围绕竹水管和左兰,以及孩子们读书的事情。一张张脸上都带着和以往的懒淡不同的热烈。

     五六岁的小童在草丛堆里追着蝈蝈跑。十几岁的男孩子们,结了婚的已经和大人一波了,没结婚的聚在一起说一些这个年纪男孩子的话题。想娶个什么样的姑娘,对未来生活的展望,有安于村子的,有说要出去闯荡,以后搬去镇上,县上的。说去镇上的还好,会得到同伴的鼓励,说要去县里的,就会被嘲笑一番。县里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混得去的。当然去做工或者为奴为婢又另当别论。

     女孩们则聚在院子里做绣活,十二三岁的姑娘就已经开始给自己准备嫁妆了。白天,她们也要帮着家里煮饭干家务等,傍晚,趁着天还没有黑,开始做自己的事情。

     罗秋娘、罗秋桃和罗秋芳三姐妹挨在一起,罗秋娘和罗秋芳是亲姐们,罗秋桃和两人是姐妹关系。罗秋娘和罗秋桃都在绣衣裳,罗秋芳年纪还小,七八岁,才开始学绣东西,还在学习阶段,在绣一块小手帕。另有几个院子里的姑娘,十一二岁到十三四岁不等,手挽着手从几人面前经过,为首一个很是不屑地哼了一声,领着一群女孩子走进了巷子。

     “她怎么这样?”罗秋桃皱眉嘀咕。罗秋娘哼一声,说:“别管她,她就是嫉妒我。”

     “她为啥嫉妒你?我看她都阴阳怪气好久了。”罗秋芳放下绣得一塌糊涂的手帕,跑到罗秋娘面前,“二姐,你这绣得可真漂亮。”

     罗秋娘边熟练地穿针引线,边说:“你多练练,以后就能绣好了。”

     罗秋芳点头,见罗秋娘没回答前一个问题,就又回头问:“大堂姐她为啥嫉妒你?”

     “大堂姐嫉妒你二姐说了门好亲事。”罗秋桃帮着回答道。

     罗秋芳一脸似懂非懂的样子,又问:“为什么嫉妒二姐说了门好亲事?”

     “你还小。再过几年你就知道了。”罗秋娘说着敲了还要开口问的罗秋芳一下,说,“别问那么多。也别和别人说这个。知道吗?”

     “知道,二姐的事,我谁也不会说。”

     “知道就好。”

     “二堂姐,三妹,你们过来我家。”

     “去你家干什么?就坐在这里。”

     “你们来,我有好东西给你们。”罗秋桃神秘兮兮地说。

     “什么东西?”罗秋娘好奇起来。

     罗秋桃把衣服卷进竹篮里,招手让两人跟她走。

     三人颇有点鬼祟地进了罗秋桃家的厨房。罗秋桃打开碗柜,从里面拿出一个扣着盖的碗。

     “里面是什么?”罗秋娘见罗秋桃神秘的样子,真好奇起来。

     罗秋桃笑着打开碗盖,就见里面几个圆润的大丸子。

     罗秋娘和罗秋芳都吞了吞口水,罗秋芳问:“这是什么?”

     罗秋桃:“这是糯米豆腐鸡肉丸子。”

     “看起来很好吃。”

     “那是当然,可好吃了。”

     “你娘新做的菜?”

     “不是我娘做的。”

     “那是谁做的?”

     “你们肯定猜不到。你们一人一个。”罗秋桃取了两双筷子来,递给罗秋娘和罗秋芳,两人就着筷子夹起一个吃了。

     吃完后,两人眼睛亮亮地盯着碗里。罗秋桃把碗一扣,说:“只能吃一个。不然我娘该说我偷吃了。”

     罗秋芳意犹未尽地舔舔嘴,罗秋娘问:“可真好吃。比红烧肉还好吃。”

     罗秋桃嘿嘿地笑,然后凑近罗秋娘,悄声说:“你知道这谁做的吗?”

     “谁做的?”

     “左兰。”

     “左兰?”

     “没错,是我大哥和二哥从左兰家端来的。”

     “他做的?他为什么要给你家端?”

     “因为,因为我家送了他豆腐。”

     “原来是这样,难怪会给你家送吃的。”

     “左家哥哥可真厉害。会做这么好吃的菜,还会建房子,会架竹水管。”罗秋桃一脸崇拜。

     罗秋娘拉了拉她,悄声道:“你别是动了什么心思吧?”

     “二堂姐!你胡说什么呢?”罗秋桃瞪她一眼,牵过罗秋芳,“三妹,我们出去玩。”

     夜晚,整个村子都安静下来,不见烛火。只有意伊家的院子里燃着火把,意伊则在竹栏围着的纸浆池边拿着才制的抄纸竹帘在纸浆中抄纸。

     意伊每荡一次竹帘,就有一张纸迅速地风干,想成洁白的软质卫生纸,纸张轻飘飘地落在意伊准备好的薄木箱里。一张一张的纸从意伊手中的竹帘里形成飘出。木箱里很快堆叠满了。意伊出去拿了块木板子来,将剩下的纸全部发置放在木板上。一缸纸浆,在意伊的高超技术下,造出了十来令纸。

     意伊将纸全部切割成现代使用的手纸大小,然后制了一口深底的木箱和几个小抽纸盒。小纸盒装满后,其余的全部装进了大箱子。

     意伊将箱子搬进了卧房,将里面已经蛀虫的书桌给搬到了屋外,将新制的长桌搬进了卧房。箱子就搁在桌子下面。小木纸盒全部搁在桌子上。明灭的桐油灯一闪一闪地,意伊的脸在昏暗的光线下格外沉凝。他走到屋外,将竹栏里还在燃烧的火把熄了。

     新的一天,一早,村子就传达出一种热烈的气氛。意伊打开院门,就见西边,罗小山和罗小苗走了出来,罗小面发言:“左兰,你总算起了。”

     意伊甩甩袖子,他对古代的长袍驾驭地越来越熟练了。他看着罗家两兄弟:“可是有事?”

     “村长让我们发现你起床就告诉他。”

     “哦,你转告村长,我巳时的时候去找他。”

     意伊给自己煮了早餐,慢条斯理地吃了饭,然后拿起一根他自己标了尺寸的薄竹条,一叠草纸和数支新制的水墨笔往刘家寨走去。

     意伊准时巳时来到村长家。村长得罗小山和罗小苗传信,也正等着意伊到来。

     “左兰,快请进。”村长热情招呼意伊进屋。回头吩咐女儿去端茶来。

     意伊抱着工具,并不落座,而是道:“村长,时间有限,我现在就去测量竹筒子的大小,几下尺寸后,我好回去做木接头。”

     “不急,先喝口水。”村长刘河山倒是不疾不徐地说道。

     意伊也不固执,依然坐下,等村长家女儿端了茶来,他面无表情地端起茶,微微抿了一口。然后说:“村长,我需要几个擅长识数的帮手。”

     刘婉莲在一旁偷瞄意伊,见他根本不看她一眼,顿时就心里发酸。以意伊的敏锐,那怕是小女儿隐藏之深的情思,他也一看即知。

     刘河山略一思忖,想了几个人,说:“卖豆腐的罗大豆,开布店的赵九,还有会给人盖房的王长福在计数上都很好。”

     “也不用多会计算,只要能数得清上百数字的就行。”

     “那我再找些人。你要多少?”

     “十来个吧。”

     村长很快招呼打村中众人,挑出了满足意伊条件的人,刘老族长、罗老族长和张老族长都亲自表示也加入。一共差不多就是十来人。意伊给每人发了几张草纸,一支笔,还有一小段精确到毫米的软竹条。

     竹条和草纸都不稀奇,但是笔却让所有人都好奇不已。

     意伊拿起笔,把笔盖拔掉,展示道:“看见了吗,这个棉棍上有墨水,能写。你们用这笔在草纸上记下每一根竹子两头的粗细。对应上竹子的编号。”

     “把所有竹子分成十堆,每一堆编上数字。你们每人负责一堆。从一开始编号。每一个对应的编号后面记录下竹竿的两端大小。数据一定要精确。竹条上的标尺都看见了吗?你们需要做的就是在量好尺寸后,将标尺画在草纸上。几格长线,几格细微的短线。用笔画个大概下来即可。”

     意伊用的是现代的标尺,也不能现在就交会大家辨认。因此直接上画下竹条上的标尺长短线。这样一来,意伊自己一看就明白了。

     且古代没有简略的阿拉伯数字。用数字和文字来标注,还没有画标尺来得快。

     意伊的方法是简洁的,他细细解说了两遍后,大家也都明白了。各人迅速将堆在院子的竹子分成了数堆。在每一堆立一块石头标注着一到十的编号。然后所有人,一人一堆就开始工作起来。

     意伊在第一堆,他让在这堆记数据的刘老族长自和其他人一样地记。他则在一边用阿拉伯数字记录。

     意伊的速度自然是无人能比的。别人才记几根的时候,他已经完成了数十竹管的数据记录。连给他抬竹竿的两个青年速度都几乎跟不上。

     刘老族长在一边看得清楚,惊叹之下,他放下手头活计,走到近前去看意伊的记录。极其简单的符号,也是看不明白的符号。刘老族长见着这个,面色都微微变了,他惊讶之色完全难以掩饰,看着意伊。但是意伊还在不停地记录,仿佛没看见刘老族长的惊讶。

     此时刘老族长在想什么?他想啊,这独立秘密记号的人,那肯定是有着极其不一般身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