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苏城
    “苏城哥哥,苏城哥哥,你慢点,前面可是黑风谷,图拉爷爷要是知道我们跑到这里,又要骂我们了!”一个约莫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扎着两个小辫子,不断的奔跑,稚嫩的脸蛋上被风刮的通红,眼中更是焦急。

     在这狂风中的最前端,一个身穿兽皮的少年,手中拿着木棒,不断追赶着前面的兔子,这少年同样面色红润,不过那明亮的眸子中闪过的更多却是兴奋。

     “不用到黑风谷,我很快就能追上这只兔子!”苏城很是自信,脚下的速度不减反增,逆风而行。

     这里山林遍布,荆棘丛生,苏城虽然自小熟知捕猎之术,可也被这野兔弄的烦躁不堪,越是向前,山林中的狂风越是凛冽,再向前不过千丈便是黑风谷所在。

     传闻黑风谷早在千百年前就已经形成的自然风洞,族内前辈曾经派人查探,可却无法靠近黑风谷百丈,作为未知区域为此族内规定不得靠近黑风谷,更是不允许族内孩童来此玩耍,不过这些苏城好像并不怎么在意。

     “吼!”

     忽然,一声咆哮自这山林中传出,苏城脸上一变,脚步骤然停下,目光紧紧盯着不远处的山林,后面的小女孩也是停了下来,站在了他的身边。

     砰!

     一只黑色的猎豹由不远处的树干上蹿出,重重的落在地面,直接将不远处还在奔跑的兔子咬住,还没有经过咀嚼便是吞了下去,之后竟是缓缓转头,一双兽瞳紧紧的盯着不远处的苏城和苏萱,在狂风中,那浑身毛发竖直而起甚是骇人。

     苏萱吓了一跳,看着那嘴角还带着鲜血的猎豹,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苏城则是向着苏萱这里移动了一下,将其挡在身后,稚嫩的脸上却是显露出一抹坚定,明亮的眸子紧紧盯着黑豹:“相当于体武一重的妖兽!”

     “小萱你先走,回去找烈阳叔叔来!”苏城今年十四岁,自十二岁时便开始修炼,现在同样是体武一重,不过经验上的不足,让他有些拿捏不定。

     体武共六重,讲的是修身内外,增强身体的各处,来为后境做准备,这六重一重可比一重强,跨重如天堑,就算是同境,人修与妖修,后者也要远远强于前者,这也是苏城慎重的原因。

     “好,苏城哥哥你要小心!”苏萱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便是点点头,转身跑了回去。

     “吼!”

     黑豹见到自己的食物跑掉,顿时怒吼一声,四肢在地面接力而起,向着苏城扑去。

     苏城手中木棒挥动,向着黑豹的脖颈砸去,两者相交,苏城的木棒狠狠的砸在了黑豹的脖子,黑豹吃痛身体向一旁倒退,而黑豹那锋利的爪子也在前者的手臂上留下了三道血痕。

     苏城险些握不紧手中的木棒,手臂上的疼痛,使得他紧握木棒的手掌都是因为用力而显得发白。

     黑豹晃了晃大脑袋,并没有什么事情,不过那兽瞳望向苏城,更为凶狠,一张血盆大口带着刺鼻的腥风,扑了上去。

     苏城终是忍耐不住,身体不退反进,全身的力量毫不吝啬的凝聚在木棒之上,狠狠挥出,霎那间,随着木棒的折断,他的身体也随之被黑豹撞在了树干上,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手中那折断的木棒还依旧紧紧的握在手中。

     吼!

     黑豹的身体如风般,再度撞在了苏城的胸口,一时间他感觉整个胸口都好像要塌陷,但是看到那张口咬来的大口,下意识的伸出左臂挡了上去。

     黑豹倒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咬了上去,这种刺骨的疼痛,不断刺激着苏城的每根神经,眼睛已经近乎血红,鲜血更是染红了兽皮,也或许正是这种刺痛,激发了他自小在山林中的狂野,握着断棒的右臂,狠狠刺向了黑豹柔软的腹部。

     随着断棒锋利的刺入,鲜血如水般宣泄而出,黑豹则是更为激烈的挣扎,苏城煞白的脸上显露出狰狞,断棒不断在黑豹体内搅动,将其体内的脏腑纷纷绞断,最终在黑豹兽瞳的涣散下彻底死去,那庞大的身躯直接压在了后者瘦小的身上。

     “好重!”苏城感觉浑身都散了架一般,又被压的死死的,每次的呼吸都显得又些困难,一连用了几次力,终于将身上的黑豹给推了开来,劫后重生般的靠在不远处的树干,气息沉稳,按照族内的修炼口诀,进行恢复。

     这也是幸亏他的身体达到了一重体武,否则现在就不仅仅是受伤那么简单。

     就在他刚刚闭眼没多久,忽然一阵“呜呜呜”的叫声在身前响起,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到一只只有婴儿手臂般大小,通体黑色的类似...土狗般的小兽,正围绕在死去黑豹的周围,不断用牙齿撕咬,可无论它怎么用力都无法撼动黑豹那厚厚的皮毛,因此正焦急的乱叫。

     当他看到苏城,丝毫不惧,只是叫声更胜之前,宝石般的小眼睛含着晶莹,好像在诉说委屈一般,这可爱的模样就连苏城有忍不住想去摸摸它。

     “这小家伙也是饿坏了!”苏城又些虚弱的从怀中拿出了一块肉干扔了过去,这些肉干可是秋暮阿姨专门为自己晾晒的零食,虽然又些硬,但是味道却是他吃过最好的。

     小兽双眼一亮,连忙跑了过去,闻了闻随后便是直接咬了起来,看起来好像很吃力,不过它已经完全能咬动。

     “苏城哥哥!”这时,苏萱也是赶了过来,在她的身后则是跟着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大汉长的很是憨厚,先是看了苏城一眼,又看了看不远处黑豹的尸体,脸上闪过惊赞之意:“小苏城,你竟然杀了一只黑豹,你秋暮阿姨知道了肯定会很高兴的!”

     “烈阳叔叔!”

     “啊,苏城哥哥,你流了好多血!”苏萱认同的点点头,不过看着那染红的兽皮,眼中晶莹闪动,但又不敢乱碰。

     苏城则是咧嘴一笑,很是豪气道:“我可是要成为图拉爷爷那样的强者,这些血算什么!”

     “嗯,苏城哥哥肯定会成为图拉爷爷那样的强者!”苏萱认真的点头。

     “咦,好可爱的小狗!”忽然苏萱看到了一旁还在撕咬着肉干的小兽,顿时放出了光彩,走了过去,将那小兽抱在怀中。

     呜呜呜!

     小兽好像很是不情愿,不断挣扎,可它的力量还真不如苏萱的大,也只能任由后者抱着,小手不断在它身上抚摸。

     “好了,我们要回去了,小苏城你能自己走吗!”烈阳看着苏城问道。

     苏城当即点头,咬着牙,在剧痛中缓缓站直身体,脸上却是极为坚定:“那是肯定的,我可是要成为强者的!”

     啊!

     刚刚走了三步,整个人便是昏了过去,一旁的烈阳眼中满是欣慰,一手拎着黑豹的尸体,一手将苏城放在了肩上,走了回去。

     这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其内的山峰好似无穷无尽,虽然山脉中万千青松,山峰上氤氲缭绕,但那一声声妖兽的嘶吼,使得没有人愿意深入这片贫瘠而又妖兽遍地的山脉。

     可就是这样一片衔接着大地与天边,遍布着妖兽与未知的山脉深处,一个存在了不知多少年的村庄,屹立在山谷,那一排排整齐规则的木屋,那一缕缕袅袅升起的炊烟,那一道道穿梭其中的身影,都在向天地宣誓着他们的存在。

     其中一座木屋内,苏城全身浸泡在木桶内,一阵阵热气夹杂着刺鼻的草药气息不断在房间内环绕,此刻的他双目紧闭,一缕缕热气顺着他的皮肤毛孔涌入体内,随后便又自天灵冒出。

     不过那游走出的全部皆是水汽,而其中的药气尽数被苏城吸入体内,在不断的恢复那受伤的身体。

     当天色渐渐转黑,苏城才缓缓睁开双眼,一抹精光自双目中迸射而出,身体上的外伤完全恢复,就算是骨骼也恢复了七八分,更为奇特的则是那体武一重的修为,在此刻也更为精进。

     “咦,苏城哥哥你醒了!”这时苏萱正巧拿着几株草药进入房门,看到清醒的苏城,惊喜道。

     苏城点点头:“我睡了多久?”

     苏萱将手中的草药放到了木桶里:“一天一夜了,还有十天就是你开启兽魂的时候,烈阳叔叔说要你好好调养身子,省的幻启的时候精力不足,这些草药都是秋幕阿姨为你调制的。”

     苏城自然知道秋幕阿姨的草药很是珍贵,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但从他记事的时候就是烈阳叔叔和秋幕阿姨在照顾自己,而他也早已经把他们当作自己的父母看待,有人说他是烈阳叔叔在外面捡回来的孩子,为此他并不喜欢和族内的少年交流,经常是独自一人。

     自小他就经常用秋幕阿姨的草药进行浸泡,身体无论是经脉还是体格都比寻常人要强了许多,所以在他幻启之前就曾具备了体凝一重的实力。

     他很小的时候就听族内的叔叔和图拉爷爷说过,开启兽魂是幻兽一族之人每到十四岁必经历的族启。

     幻兽一族,正是因为有每个人的本命兽魂才能称为幻兽一族,每个族人会在开启兽魂的时候,自族内千面幻镜中选出属于自己的兽魂。

     魂兽的实力是看族人的意志力以及血脉的浓郁程度,来吸引千面幻境之中的幻启之兽,一旦魂兽选择你,那么此生它都将伴随于你,它的实力越强魂兽合一的时候你也会随之变强。

     这也是苏城懂事以来最为期待的事情,一旦开启本命魂兽那么他才是幻兽一脉中的真正战士,是守护幻兽一脉的战士!

     “我一定会成为族内的战士,等我长大后一定会好好的报答烈阳叔叔和秋幕阿姨。”苏城心中暗暗决定,浸入水中的双拳在此刻也紧握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