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纷争
    一连七天,他都待在木桶内不断的吸收木桶内的药力,身体上的伤势早已经恢复,体内的修为更是不断增强,已经隐隐达到了体武一重的巅峰。

     在第二天,木桶内的药力被他彻底吸收,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如婴儿般的肌肤,这是他休息了九天,第一天走出房门。

     刺眼的阳光,让他有些不适应,小小的院子里,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娇小的小女孩在不断的忙碌,整理着午时的饭食。

     “秋幕阿姨,您做什么好吃的,这几天没吃到您做的鹿肉,感觉浑身都难受!”苏城走了过去,竟依赖般的说道。

     秋幕虽然有三十多岁,但那脸上的肌肤却是焕发出二十岁少女般的光泽,身上粗布麻衣打造了她那妇女般的形象,一条围裙则是围在胸前,在看到苏城后,笑道:“小苏城没想到你只用了八天就已经吸收了整桶药力,比原来可是强了很多!”

     “那肯定,您的草药那么厉害,我再不努力哪能对得起您!”苏城顿时自豪的说道,还不忘弯了弯手臂,显示手臂上不多的肌肉。

     “苏城哥哥真厉害!”苏萱眉毛都弯成了月牙,对于苏城的话很是认同。

     秋幕脸上的笑容更盛:“你呀,快去村外看看你叔叔回来没,饭很快就做好了!”

     苏城点点头:“嗯,那我去了!”

     这座村子只有两百多户居民,但毫无例外皆是幻兽一族,苏城问过村长也就是图拉爷爷,村长告诉他他们幻兽一族,曾经在外界可是盘踞一方的霸主,可不知道因为什么,幻兽一族没落,甚至为了躲避纷争,带着余下的族人来到了这片大山的深处,就此繁衍。

     经过千百年的流逝,幻兽一族渐渐没落,强者越来越少,族人也死去了大半,现在唯一剩下的就只有这数百族人。

     苏城也曾问过,为什么不走出这片山脉,去外面的世界,可村长的面色更加苍老了,并没有回答,心中却是暗叹,族内的力量已经无法走出这片无数妖兽栖息的大山,只能看着族内慢慢没落直至...消失。

     苏城的家距离村头还有一段距离,不少族人都在准备饭食,而壮年则大多数都是进入了深山去猎捕食物,留在村内的只有老人妇女和小孩。

     “呦,这不是咱们的苏城大英雄吗,听说前几天还打死了一只一重体武境的黑豹呢!”就在苏城即将走到村头,一个懒散中带着讽刺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另一个声音也随之响起:“体武一重的黑豹,也就是一阶下等妖兽,苏宁哥一拳都能打死!”

     这是族内与苏城年纪相仿的少年,一个叫苏海波一个叫苏武,他们都是两日后准备去进行兽魂开启,还有那个苏宁,也未曾开启兽魂,可已经是体武二重巅峰的实力,一旦开启兽魂,突破三重那是必然的,所以他们对后者都很是巴结。

     至于苏城,他们知道只是烈阳叔打猎中,在这大山中捡来的孩子,原因无非是两种要么是被父母抛弃,要么就是不该生下来的野种,所以他们认为苏城根本不配和他们一起,更是不配成为幻兽一族。

     听到两人的话,苏城只是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和他们去争辩什么,当作没有听到,继续向着村头走去。

     可他刚走两步,两人便是站在了苏城的面前,挡住了去路,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苏城,要想经过我们两个,只要你大喊,我是野种四个字就行了!”

     苏城的脸上闪过怒意,不过很快就消散,有些诧异的问道:“你刚说让我喊什么?”

     苏海波越发的骄傲,认为苏城不敢反抗,便是一字一句的重复道:“我是野种,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原来你是野种。”苏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目光更是带着鄙视看着苏海波,这时候后者也是明悟过来。

     “波哥,他...他戏弄你!”苏武年纪略小,但也反应过来,对着苏海波说道。

     苏海波面色通红,狠狠的拍了苏武的后脑勺:“废话,还不给我揍这小子!”

     与此同时,苏海波与苏武的身体直接向着苏城扑了过来,他们都是体武一重,身体还算是强壮,正是如此苏城才不得不后退,同时一拳向着苏海波砸了过去。

     随着苏海波的一声惨叫,右边的眼睛直接鼓了起来,不过苏武的一脚却是实实在在的踢在了苏城的肚子上。

     苏城后退中,苏海波竟是不顾疼痛再度扑了上去,三人彻底的扭打在一起,体武一重的力量不断在三人的身体上爆发。

     最终,只有苏城站了起来,不过也极为惨烈,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右边的脸颊比左边要高出了许多,兽皮也被撕裂了一块。

     反观那两人,苏海波是苏城主要的照顾对象,身上并没有什么伤痕,可那头上却是比起之前大了整整一圈,就连门牙也掉了两颗,估计他父母看到这幅模样也不敢轻易的相认吧,苏武虽然强了一些,不过也强不到哪去。

     烈阳进入村子看到苏城那副模样,先是一愣,然后一句话没说,通知了苏海波和苏武的父母来将他们接走,然后又带着苏城回去。

     这一顿饭,苏城虽然脸上高高鼓起,但并不耽误他的胃口,只是吃完以后脸上的高度更胜从前了。

     “疼!”苏萱正用草药为苏城涂抹,可刚刚接触苏城便吸了一口冷气。

     “跟别人打架,敢动手就不要喊疼!”烈阳语气有些硬的说道。

     秋幕笑着说道:“小苏城,不是要变得很强大吗,不怕痛可就是这第一步,若是疼痛都忍耐不住那还怎么变强!”

     苏城顿时面色一变:“谁说我怕疼了,我刚才只是做做样子。”

     苏萱再涂抹草药,苏城的确是不叫喊,可是那脸上的表情却是扭曲到了一起,看的三人又是一阵欢笑。

     夜色渐渐深了,苏城躺在自己的床上,这床上用的是兽皮缝制,不仅手感光滑,更是保暖,身上的伤痛虽然还没有好,但是涂抹草药后已经好了许多,再加上他体武一重的实力,还赶得上在开启兽魂的时候恢复。

     熟睡中那肿胀的脸颊还随着嘴角的扬起微微一颤,好像是想到了什么美好的事情,月光如水,斜照在山谷,透过门窗照射在苏城身上,一个小小的身体顺着窗户爬了进来,在苏城身上闻了闻,然后便是睡了过去。

     “嗯...”苏城睡梦中,隐隐感觉脸上热乎乎的,还有些痒痒的,下意识的用手去摸了摸,摸到了一片湿漉漉的水渍,忽然惊起。

     “呜呜呜!”小狗一双大眼睛紧紧盯着苏城,感觉到苏城不愿意自己的服侍,有些撒娇的叫。

     苏城擦掉脸上的口水:“你这家伙,明明是条狗,还非得学狼,真是长的狗样却是生的狼心!”

     小狗仿佛是听到了苏城的讽刺,一口咬在苏城的衣服上,任凭苏城怎么拉,小狗就不松手。

     ”苏城哥哥“苏萱从外面跑来,两条马尾辫在空中摆动,灵动之极,当看到小狗,粉嫩的脸上有些生气:”我说怎么一早起来就看不到这个家伙,原来是跑到这里来了!‘

     说着,不顾小狗呜呜的叫,直接将其抱在怀中,摸着小狗头上的毛发:”你这么调皮,以后就叫你小皮皮好了!“

     ”小屁屁!”苏城差点从床上摔下来。

     苏萱面色微红,一双眉目盯着苏城:“坏苏城哥哥,人家叫小皮皮,不是小屁屁!”

     苏城讪讪一笑:“呃...是我听错了,小皮皮!”

     苏萱则是转身向门外走去:“苏城哥哥,我娘叫你吃饭,明日就是全族的幻启,我娘可是做了你最喜欢吃的鹿肉!”

     “鹿肉!”苏城舔了舔嘴唇,慌忙穿上鞋子跟了出去。

     这一日,秋暮可是将苏城喂的饱饱的,全都是苏城喜欢吃的,看的苏萱大呼偏心。

     夜晚,苏城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房梁,心中却是极为忐忑,幻启,只有幻兽一脉才能在成年的那一刻开启的族内盛世,这也是幻兽一脉流传数千年来的传统,只有开启了属于自己的兽魂,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幻兽战士,可他...

     一个捡来的孩子,身份都不清楚,自己真的是幻兽一脉的人吗?

     如果是,可这么多年为什么都没有找到自己的父母,如果不是,那明日的幻启......

     我该怎么办?

     “呜呜呜呜”不知道什么时候,小皮皮又来到了苏城的床上,趴在苏城的枕边呜呜的叫着。

     苏城扭头,不由得苦笑:“你这小家伙,怎么一到夜里就跑我这里,你家小主人呢?”

     回应他的是皮皮粉红色的小舌头,吓的苏城连忙起身:“喂,小家伙,你想睡在这里可以,但不能在舔我了,否则我就把你扔出去!”

     “呜呜!”小皮皮委屈的叫了两声,宝石般的眼睛盯着苏城,好像快哭出来一般。

     苏城第一次看到如此通人性的狗,无奈的在皮皮额头上摸了两下:“好了,我怕了你,你就在着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