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漱芳清音(二)
    ”也许我们要来一场争论了,”另一个说.

     赫斯渥把车开到附近停了下来.可是,还没等他把车完全停稳,就围上来一群人.这些人有一部分是原来的司机和售票员,还有一些是他们的朋友和同情者.

     ”下车吧,伙计,”其中一个人用一种息事宁人的口气说.”你并不想从别人的嘴里抢饭吃,是吧”

     赫斯渥握着刹车和操纵杆不松手,面色苍白,实在不知如何是好.

     ”靠后站,”一个警察大声叫道,从驾驶台的栏杆上探出身来.”马上把这些东西搬开.给人家一个机会干他的工作.”

     ”听着,伙计,”这位领头的人不理睬警察,对赫斯渥说.”我们都是工人,像你一样.倘若你是个正式的司机,受到了我们所受的待遇,你不会愿意有人进来抢你的饭碗的,是吧你不会愿意有人来剥夺你争取自己应有的权利的机会的,是吧”

     ”关掉发动机!关掉发动机!”另一个警察粗声粗气地催促着.”快滚开.”他说着,跃过栏杆,跳下车站在人群的面前,开始把人群往回推.另一个警察也立即下车站到他的身边.

     ”赶快靠后站,”他们大叫道,”滚开.你们到底要干什么走开,赶快.”

     人群就像是一群蜜蜂.

     ”别推我,”其中的一个罢工工人坚决地说,”我可没干什么.”

     ”滚开!”警察喊道,挥舞着警棍.”我要给你脑门上来一棍子.快后退.”

     ”真是见鬼了!”另一个罢工工人一边喊着,一边倒推起来,同时还加上了几句狠狠的咒骂声.

     啪地一声,他的前额挨了一警棍.他的两眼昏花地眨了几下,两腿发抖,举起双手,摇摇晃晃地朝后退去.作为回敬,这位警察的脖子上挨了飞快的一拳.

     这个警察被这一拳激怒了,他左冲右撞,发疯似地挥舞着警棍四处打人.他得到了他的穿蓝制服的同行的有力支援,这位同行还火上浇油地大声咒骂着愤怒的人群.由于罢工工人躲闪得快,深有造成严重的伤害.现在,他们站在人行道上嘲笑着.

     ”售票员在哪里”一个警察大声叫着,目光落在那个人身上,这时他已经紧张不安地走上前来,站到赫斯渥身边.赫斯渥一直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这场纠纷,与其说是害怕,不如说是吃惊.

     ”你为什么不下车到这里来,把轨道上的这些石头搬开”警察问.”你站在那里干什么你想整天待在这里吗下来!”

     赫斯渥激动地喘着粗气,和那个紧张的售票员一起跳下车来,好像叫的是他一样.

     ”喂,赶快,”另一个警察说.

     虽然天气很冷,这两个警察却又热又狂.赫斯渥和售票员一起干活,把石头一块一块地搬走.他自己也干得发热了.

     ”啊,你们这些工贼,你们!”人群叫了起来,”你们这些胆小鬼!要抢别人的工作,是吗要抢穷人的饭碗,是吗你们这些贼.喂,我们会抓住你们的.你们就等着吧.”

     这些话并不是出自一个人之口.到处都有人在说,许多类似的话混合在一起,还夹杂着咒骂声.

     ”干活吧,你们这些恶棍!”一个声音叫道,”干你们卑鄙的活吧.你们是压迫穷人的吸血鬼!”

     ”愿上帝饿死你们,”一个爱尔兰老太婆喊道,这时她打开附近的一扇窗户,伸出头来.

     ”是的,还有你,”她和一个警察的目光相遇,又补充道.”你这个残忍的强盗!你打我儿子的脑袋,是吧你这个冷酷的杀人魔鬼.啊,你......”

     但是警察却置若罔闻.

     ”见你的鬼去吧,你这个老母夜叉,”他盯着四周分散的人群,低声咕哝着.

     这时石头都已搬开了,赫斯渥在一片连续不断的谩骂声中又爬上了驾驶台.就在两个警察也上车站到他的身旁,售票员打铃时,砰!砰!从车窗和车门扔进大大小小的石头来.有一块差点擦伤了赫斯渥的脑袋.又一块打碎了后窗的玻璃.

     ”拉足操纵杆.”一个警察大声嚷道,自己伸手去抓把手.

     赫斯渥照办了,电车飞奔起来,后面跟着一阵石头的碰撞声和一连串咒骂声.

     ”那个王八蛋打中了我的脖子,”一个警察说,”不过,我也好好回敬了他一棍子.”

     ”我看我肯定把几个人打出了血,”另一个说.

     ”我认识那个骂我们是xxx的那个大块头家伙,”第一个说,”为此,我不会放过他的.”

     ”一到那里,我就知道我们准会有麻烦的,”第二个说.

     赫斯渥又热又激动,两眼紧盯着前方.对他来说,这是一段惊人的经历.他曾经从报纸上看到过这种事情,但是身临其境时却觉得完全是一件新鲜事.精神上他倒并非胆小怕事.刚刚经历的这一切,现在反倒激发他下定决心,要顽强地坚持到底.他再也没去想纽约或者他的公寓.这次出车似乎要他全力以赴,无暇顾及其它了.

     现在他们畅通无阻地驶进了布鲁克林的商业中心.人们注视着打碎的车窗和穿便服的赫斯渥.不时地有声音叫着”工贼”,还听到其它的辱骂声,但是没有人群袭击电车.到了商业区的电车终点站,一个警察去打电话给他所在的警察分局,报告路上遇到的麻烦.

     ”那里有一帮家伙,”他说,”还在埋伏着等待我们.最好派人去那里把他们赶走.”

     电车往回开时,一路上平静多了......有人谩骂,有人观望,有人扔石头,但是没有人袭击电车.当赫斯渥看见车场时,轻松地出了一口气.

     ”好啦,”他对自己说.”我总算平安地过来了.”

     电车驶进了车场,他得到允许可以休息一下,但是后来他又被叫去出车.这一次,新上来了一对警察.他稍微多了一点自信,把车开得飞快,驶过那些寻常的街道,觉得不怎么害怕了.可是另一方面,他却吃尽了苦头.那天又湿又冷,天上飘着零星的雪花,寒风阵阵,因为电车速度飞快,更加冷得无法忍受.他的衣服不是穿着来干这种活的.他冻得直抖,于是像他以前看到别的司机所做的那样,跺着双脚,拍着两臂,但是一声不吭.他现在的处境既新鲜又危险,这在某种程度上减轻了他对被迫来这里感到的厌恶和痛苦,但是还不足以使他不感到闷闷不乐.他想,这简直是狗过的日子.被迫来干这种活真是命苦哇.

     支撑着他的唯一念头,就是嘉莉对他的侮辱.他想,他还没有堕落到要受她的侮辱的地步.他是能够干些事的......甚至是这种事......是能够干一阵子的.情况会好起来的.他会攒一些钱的.

     正当他想着这些时,一个男孩扔过来一团泥块,打中了他的手臂.这一下打得很疼,他被激怒了,比今天早晨以来的任何时候都要愤怒.

     ”小杂种!”他咕哝道.

     ”伤着你了吗”一个警察问道.

     ”没有,”他回答.

     在一个拐角上,电车因为拐弯而放慢了速度.一个罢工的司机站在人行道上,向他喊道:

     ”伙计,你为什么不下车来,做个真正的男子汉呢请记住,我们的斗争只是为了争取像样的工资,仅此而已.我们得养家糊口啊.”这个人看来很倾向于采取和平的方式.

     赫斯渥假装没有看见他.他两眼直瞪着前方,拉足了操纵杆.那声音带着一些恳求的味道.

     整个上午情况都是这样,一直持续到下午.他这样出了三次车.他吃的饭顶不住这样的工作,而且寒冷也影响了他.每次到了终点站,他都要停车暖和一下,但他还是难过得想要□□了.有一个车场的工作人员看他可怜,借给他一顶厚实的帽子和一副羊皮手套.这一次,他可真是感激极了.

     他下午第二次出车时,开到半路遇到了一群人,他们用一根旧电线杆挡住了电车的去路.

     ”把那东西从轨道上搬开,”两个警察大声叫道.

     ”唷,唷,唷!”人群喊着,”你们自己搬吧.”

     两个警察下了车,赫斯渥也准备跟着下去.

     ”你留在那里,”一个警察叫道,”会有人把你的车开走的.”

     在一片混乱声中,赫斯渥听到一个声音就在他身边说话.

     ”下来吧,伙计,做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不要和穷人斗.那让公司去干吧.”

     他认出就是在拐角处对他喊话的那个人.这次他也像前面一样.假装没听见.

     ”下来吧,”那个人温和地重复道.”你不想和穷人斗的.一点也不想的.”这是个十分善辩且狡猾的司机.

     从什么地方又来了一个警察,和那两个警察联合起来,还有人去打电话要求增派警察.赫斯渥注视着四周,态度坚决但内心害怕.

     一个人揪住了他的外套.

     ”你给我下车吧,”那个人嚷着,用力拉他,想把他从栏杆上拖下来.

     ”放手,”赫斯渥凶狠地说.

     ”我要给你点厉害瞧瞧......你这个工贼!”一个爱尔兰小伙子喊着跳上车来,对准赫斯渥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