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六章
    卫倾城在御船上等了三天,女皇终于回来了。

     这几日她一直心里忐忑,虽然女皇对她说过她有许多人护卫,不会出什么事,可她还是莫名的担心。

     见到女皇平安回来,卫倾城就像是一只小鸟一样飞了过去,扑进了她的怀里。

     女皇也给了她一个用力的拥抱。

     然后揽着卫倾城的肩膀往御船二楼的属于两人的舱房里走。

     “陛下,你终于回来了,这几日你不在我身边,我好担心你。”卫倾城一进舱房就将头埋入女皇胸前,紧紧抱着她道。

     “丫头,朕这几日在外边甚是想你……”女皇动情地说,一边说,一边低下头去寻找着卫倾城的粉唇,找到了,噙住她,就是一阵子狼吻,一边吻一边手还不老实,就在卫倾城纤细的腰上抚摸流连。然后慢慢往上,从肩背一直到胸前。

     她的手过境之处,点燃了一路火焰。

     卫倾城想说别这样子,还想说女皇都没洗一洗呢。

     但是两人之间小别之后,重新见面的时候,谁的身体里都有一股子欲|火,理智的水花太小,都没法子扑灭火焰。

     最终两人相拥着倒在了舱房里那张紫檀拔步床上,一会儿工夫两人就“坦陈相见”了。

     女皇虽然答应了卫倾城一定会在宫里布置好一个类似新房的宫殿中才会正儿八经要她的,但是这儿情热之时,就有点儿控制不住,跃跃欲试。

     卫倾城紧张地不行,尽管她已经在前世不知道跟女皇滚了多少次床单了,也熟悉女皇宠爱自己的时候那些习惯,但是这一次,她直觉自己恐怕控制不住自己,也制止不了女皇。

     两个人的情火燃烧得实在太厉害了,她的身体强烈地想要。

     只是临到最后关头,女皇还是让卫倾城吃惊了。

     她并没有用手,而是用嘴,用舌……

     就像女皇常常开玩笑说的那样,她要把卫倾城拆吃入腹。

     这种刺激是卫倾城无论前世还是今生都没有想过,没有尝试过的。

     女皇刚刚这么做,她就羞涩得不行,而且感觉尊贵无比的女皇怎么能够用唇舌去接触自己的那里呢。

     “不,不要,陛下……”她虚弱而羞涩地想要阻止女皇那么做。

     但女皇却强势地桎梏住她,从一开始的生涩到最后的熟稔。

     卫倾城羞死了,也几乎要舒服死了……

     事后,杨大妞等人进来服侍卫倾城沐浴,换下那床上的床单时,也被那上头大片的水渍给震了一把。

     她们见到皇帝回来后,揽着卫倾城的肩膀进了那间类似于寝殿的舱房,并且足足两个时辰才叫人进去伺候,就明白肯定皇帝一回来就要临幸卫倾城,两个人定然在里面“激战”。

     后来皇帝穿上龙袍出来让人抬水进去,她跟卫倾城一起沐浴了,去了隔壁的书房,杨大妞等人才重新进来伺候卫倾城。

     偷偷瞄了瞄沐浴后更换了宫装的卫倾城,杨大妞发现她面如桃花,眉间都是春|色。再联想到那有一片水渍的床单,杨大妞开始在脑子里去描摹到底刚才这舱房里是如何的一片春景,想一想她也脸红了。

     “大妞,你愣着做什么呢?还不来帮我梳梳头。”卫倾城坐在嵌螺钿的精美的镜台前一边梳头,一回头见到杨大妞呆在那里,不由得好奇地开口问。

     听到了卫倾城说话,杨大妞才回过神来,忙答应了,走到卫倾城跟前,拿起一把象牙梳子替卫倾城梳起头发来。

     一边梳头,杨大妞忍不住低声问卫倾城:“贵人,陛下回来了,你累不累?”

     “累啊……”卫倾城想起刚才的那一阵缠绵,羞涩地回答。

     女皇让她连续到了好几次顶,也让她的身体失水严重,不过身体虽然累,但是精神却是亢奋状态,看起来容光焕发的摸样。

     “贵人,奴婢发现你越来越好看了。”杨大妞又加上了一句。

     “真得么?”卫倾城对着镜子仔细看,却看不太明白。

     这时候皇帝从隔壁的用作书房的舱房里走了进来,听到这句话,就在她身后笑着说:“贵妃,你真得是越来越好看了。”

     杨大妞听皇帝这么说,立即就向卫倾城躬身行礼,恭喜她成为了贵妃。

     原来,卫倾城刚才跟女皇缠绵完毕之后,说了她愿意成为女皇的贵妃,想要和她一起面对一切的话。女皇听完非常高兴,说起床之后就要去写一道诏书,用上玉玺,宣布册封卫倾城为贵妃,以后的南巡之路上,沿途的官员的家眷就会来拜见她这位贵妃,向贵妃道贺并奉上贺礼了。并且,所有的人也会给卫倾城尊重。

     “贵妃,你看,这是朕写的诏书,朕这就宣尚宝司的尚宫拿来玉玺用上印,即日起,你就是朕的贵妃了。朕要天下所有的人都给你尊重。”皇帝将写好的圣旨展开给卫倾城看。

     卫倾城略微有些激动地看着,她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就站了起来,向着皇帝盈盈行礼,口中道:“多谢陛下宠爱。倾城这一生都会爱陛下,陪伴陛下。”

     皇帝伸手将她扶起来,笑道:“朕也如同贵妃一样的心思。朕这就让人传尚宝司的尚宫来,这道册封的旨意先下,等回了宫,朕再赐你金册。”

     尚宝司的尚宫不一会儿就捧了玉玺来,皇帝在圣旨上用了印,然后让小林子来将这道圣旨即刻颁布下去。

     等到跟前都没人了,皇帝拉着卫倾城的手去御船的窗边坐下,江上的夕阳正在徐徐落下,两人欣赏落日美景,看江边的农人拉着耕牛回村,看村落之间炊烟袅袅……

     “陛下,要是我们也能像那些农人一样男耕女织,过些粗茶淡饭,但却平静安乐的日子该多好。”卫倾城看到眼前的情景不禁羡慕地感叹道。

     皇帝却说:“也不一定呢。要是朕没有去归仁堤看到那些民夫过的日子有多苦,那么朕也跟你一样羡慕那些百姓过的自食其力,自耕自足的生活。虽然辛苦一些,可却平静安乐,没有那么多争斗。可是没有了争斗,却有了欺压,甚至连命也保不住。要是那样的话,朕觉得还不如朕现在这样,手握天下人的生杀大权,尽管要随时防着人背叛和夺|权,可也活得恣意一些。”

     卫倾城问皇帝:“陛下此一趟去归仁堤微服私访,可是发现了些什么?”

     皇帝皱起了眉头,说:“是呢,果然朕发现那些修河堤的官员们克扣修河的民夫的工钱,还有修筑堤岸的石材等也是以次充好。工地上的工头更是雇佣的当地的无赖监工,民夫们稍微慢一些,那些监工的皮鞭就落下来了。那些民夫还要把到手的少量的工钱分些给那些无赖监工,这样一来,养家的就养不起家,生病的看不起病,民夫们有苦难言,怨声载道啊……”

     “原来陛下果然有所发现。那么,接下来还要往苏杭去,陛下是否还要微服私访呢?要是我所猜不错的话,苏杭一带的河防海防工程应该和归仁堤也有相似之处,陛下真要去微服私访,恐怕还要有所发现。陛下这些年在深宫里面不理朝政,底下的臣子们也是肆意妄为,大肆搜刮贪墨。您要是这么查下去,不知道还要查出来多少人,我就怕牵扯的人太多,到时候会对陛下不利。”

     “苏杭两地,朕当然还是要微服私访去看一看,对于那些贪墨朝廷银子大肆搜刮民脂民膏的官员们,朕绝不手下留情。朕决意整顿江南官场,还百姓们一个安稳日子!不过,朕也没那么傻,只需要去看两三处就行了,到时候朕会把这些事情交给锦衣卫做,朕还会效仿先帝,让百姓们可以告官。只是朕也知道,不能牵连太广,免得触犯众怒,朕会将那些头目绳之以法的……”

     卫倾城当然相信皇帝有的是手段,作为大夏历史上登基被称为少年英主的皇帝自然有其过人之处。以前的几年,她沉迷酒色之中,以致朝政混乱,贪官横行,百姓们苦不堪言。可这会儿她清醒了,当然可以还百姓们一个朗朗青天。

     “陛下,你就大胆去做吧,我会支持你。”

     “好。”

     皇帝紧紧握住了她的手,停了停又问了她一些这几日自己走了,卫倾城是怎么过的。

     卫倾城就把皇太子每日请自己吃饭的事情对皇帝说了,皇帝笑道:“朕走之前,可是吩咐了他要好好看顾你的。朕的儿子今年已经十岁了,已经是个半大小子了,应该将你当做姐姐尊敬的。”

     “不过,他好像挺不喜欢我霸占了他的母皇。”卫倾城嘟嘴道。

     “哦,他说什么了,可是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要真是这样,朕定当教训他。”

     “我之前不过是陛下的女宠,他可是金尊玉贵的太子,能够有多尊重我?陛下也不要教训他了,他还是孩子。相信陛下册封了我为贵妃之后,他应该会尊重我一些了。其实,我挺喜欢小孩子的,也想和陛下的孩子们好好相处。”

     “他一定是说了什么话,所以才刺激你要做朕的贵妃了吧?”皇帝看进卫倾城的眼底,探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