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我顺从了;轻轻咳了一下,叫唤那恶狗朱诺.第二次会面时,它总算赏脸,表示认我是熟人了,因为它摇起了尾巴来.

     ”好漂亮的狗!”我又开始说话,”您是不是不打算要这些小的呢,夫人”

     ”那些不是我的,”可爱可亲的女主人说道,比希刺克厉夫本人说话的腔调还要冷淡些.

     ”啊,您喜爱的是在这一堆里啦!”我转身指着一个看不清楚的靠垫上那一堆猫样的东西,接着说下去.

     ”谁会爱这些东西那才怪呢!”她轻蔑地说.

     倒霉,原来那是一堆死兔子.我又轻咳了一声,向火炉凑近些,又评论了一通今晚天气不好的话.

     ”你本来就不该出来.”她说,站起来去拿壁炉台上的两个彩色茶叶罐.

     她原先坐在被遮住光线的地方,现在我把她的全身和面貌都看得清清楚楚.她苗条,显然还没有过青春期.挺好看的体态,还有一张我这一辈子从未见过的绝妙的小脸蛋.五官端庄,非常漂亮.淡黄色的卷发,或者也许是金黄色的,松松地垂在她那细嫩的脖子上.至于眼睛,要是眼神能显得和善些,就会使人无法抗拒了.对我这容易动情的心来说倒是常事,因为它们所表现的只是在轻蔑与近乎绝望之间的一种情绪,而在那张脸上看到那样的眼神是特别不自然的.

     她简直够不到茶叶罐.我动了一动,想帮她一下.她猛地转身对着我,像守财奴看见别人要帮他数他的金子一样.

     ”我不要你帮助,”她怒气冲冲地说,”我自己拿得到.”

     ”对不起!”我连忙回答.

     ”是请你来吃茶的吗”她问,拿一条围裙系在她那干净的黑衣服上,就那样站着,拿一匙茶叶正要往茶壶里放.

     ”我很想喝杯茶.”我回答.

     ”是请你来的吗”她又问.

     ”没有,”我说,勉强笑一笑,”您正好请我喝茶.”

     她把茶叶丢回去,把匙带一起收起来,索性又坐在椅子上.她的前额蹙起,红红的下嘴唇撅起,像一个小孩要哭似的.

     这时,那年轻人已在炉火前面,并穿着一件相当破旧的上衣,用眼角瞧着我,简直好像我们之间还存在着死仇似的.我开始怀疑一个仆人是否像他这个样子.他的衣着和言语都显得没有教养,完全没有在希刺克厉夫先生和他太太身上所能看到的那种优越感.他那厚厚的棕色卷发乱七八糟,他的胡子像只熊似的布满面颊,而他的手就像普通工人的手那样变成了褐色;可是,他的态度很随便,几乎有点傲慢,而且,一点没有家仆伺候女主人那谨慎殷勤的模样.既然无法拿出明白证明他的地位的证据,我认为最好还是不去注意他那古怪的举止.五分钟以后,希刺克厉夫进来了,多少算是把我从那不舒服的状况中解救出来了.

     ”您瞧,先生,说话算数,我是来啦!”我叫道,装着高兴的样子,”我担心要给这天气困住半个钟头呢,您能不能让我在这儿避一下”

     ”半个钟头”他说,抖落他衣服上的雪片,”我奇怪你为什么要选上这么个大雪天出来逛.你知道你是在冒着迷路和掉在沼泽地里的危险吗连熟悉这里荒野的人,也常会在这样的晚上迷路的.而且我可以告诉你,目前天气是不会有好转的.”

     ”或许我可以在您的仆人中找一位带路人吧,他可以在田庄住到明天早晨......您能给我一位吗”

     ”不,我不能.”

     ”啊呀!真的那我只得靠我自己的能耐啦.”

     ”哼!”

     ”你是不是该准备茶啦”穿着破衣服的人问,他恶狠狠的眼光从我身上转到那年轻的太太那边.

     ”请他喝吗”她问希刺克厉夫.

     ”准备好,行吗”这就是回答,他说得这样蛮横,竟把我吓了一跳.这句话的腔调露出他真正的坏性子.我再也不想称赞希刺克厉夫为一个绝妙的人了.茶预备好了以后,他就这样请我,”现在,先生,把你的椅子挪过来.”于是我们大家,包括那粗野的年轻人在内,都拉过椅子来围桌而坐.在我们品尝食物时,周围一片严峻的沉默.

     我想,如果是我引起了这片乌云,那我就应该负责努力驱散它.他们不能每天都这么阴沉缄默地坐着吧,也不可能每天脸上都带着怒容吧,无论他们有多坏的脾气.

     ”奇怪的是,”我在喝完一杯茶,接过第二杯的当儿开始说,”奇怪的是习惯如何形成我们的兴趣和思想,很多人就不能想象.像您,希刺克厉夫先生,所过的这么一种与世完全隔绝的生活也会有幸福.可是我敢说,有您一家人围着您,还有您可爱的夫人作为您的家庭和您的心灵的主宰......”

     ”我可爱的夫人”他插嘴,恶魔似的讥笑在他的脸上闪现,”她在哪儿......我可爱的夫人”

     ”我的意思是说希刺克厉夫夫人,您的太太.”

     ”哦,是啦......啊!你是说甚至在她的*死了之后,她的灵魂还站在家神的位置上守护着呼啸山庄的产业.是不是这样”

     我发觉我搞错了,就企图改正它.我本来应该看出双方的年龄相差太大,不像是夫妻.一个大概四十了,正是精力健壮的时期,男人在这时期很少会妄想女孩子们是由于爱情而嫁给他的.那种梦是留给我们到老年聊以的.另一个人呢,望上去却还不到十七岁.

     于是一个念头在我心头一闪,”在我胳臂肘旁边的那个傻瓜,也许就是她的丈夫:用盆喝茶,用没洗过的手拿面包吃,希刺克厉夫少爷,当然是喽.这就是合理的结果:只因为她全然不知道天下还有更好的人,她就嫁给了那个乡下佬!真遗憾!我必须当心,我可别引起她悔恨她的选择.”最后的念头仿佛有些自负,其实倒也不是.我旁边的人在我看来近乎令人生厌.根据经验,我知道我多少还有点吸引力.

     ”希刺克厉夫太太是我的儿媳妇.”希刺克厉夫说,证实了我的猜测.他说着,掉过头以一种特别的眼光向她望着:一种憎恨的眼光,要不就是他脸上的肌肉生得极反常,不会像别人一样表现出他心灵的语言.

     ”啊,当然......我现在看出来啦.您才是这慈善的天仙的幸运的占有者哩.”我转过头来对我旁边那个人说.

     比刚才更糟.这年轻人脸上通红,握紧拳头,几乎摆出想要动武的架势.可是他仿佛马上又镇定了,只冲着我咕噜了一句粗野的骂人的话,平息了这场风波,这句话,我假装没听见.

     ”你猜得不对,先生!”我的主人说,”我们两个都没那种福分占有你的好天仙,她的男人死啦.我说过她是我的儿媳妇,所以,她当然是嫁给我的儿子啦.”

     ”这位年轻人是......”

     ”当然不是我儿子!”

     希刺克厉夫又微笑了,好像把那个粗人看成他的儿子,简直是把玩笑开得太莽撞了.

     ”我的姓名是哈里顿.恩萧,”另一个人吼着,”而且我,劝你尊敬它!”

     ”我没有表示不尊敬呀.”这是我的回答,心里暗笑他报出自己的姓名时的庄重模样.

     他死死盯着我,盯得我都不愿意再回瞪他了,唯恐我会耐不住给他个耳光或是笑出声来.我开始感到在这个愉快的一家人中,我的确有些碍事.那种精神上的阴郁气氛不止是消减了,而且是压倒了我四周明亮的物质上的舒心.我决心在第三次敢于再来到这屋里时可要小心谨慎.

     吃喝完毕我就走到一扇窗子前去看看天气,谁也没说句应酬话,黑夜提前降临,天空和群山混杂在一团寒冷的旋风和令人窒息的大雪中,使我不禁叫起来:”现在没有带路人,我恐怕不可能回家了.”

     ”道路已经被埋上了,就是还露出来,我也看不清往哪儿迈步了.”

     ”哈里顿,把那十几只羊赶到谷仓的走廊上去,要是把它们留在羊圈里一整夜就得给它们盖点东西,前面也要挡块木板.”希刺克厉夫说.

     ”我该怎么办呢”我又说,显得更焦急了.

     没有人理睬我.我回头一看,只见约瑟夫给狗送进一桶粥,希刺克厉夫太太俯身向着火,烧着火柴玩,这堆火柴是她刚才把茶叶罐放回炉台时碰下来的.约瑟夫放下他的粥桶之后,找碴似地把这屋子打量一番,扯着沙哑的喉咙叫起来:

     ”我真奇怪别人都出去了,你怎么就能闲在那儿站着!可你就是没出息,说也没用......你一辈子也改不了,就等死后见魔鬼,跟你妈一样!”

     我还以为这一番滔滔不绝的话是对我而发的.我大为愤怒,便向着这老流氓走去,打算把他踢出门外.但是,希刺克厉夫夫人的回答止住了我.

     ”你这胡说八道的假装正经的老东西!”她回答,”你提到魔鬼的名字时,你就不怕给活捉了去吗我警告你不要惹我,不然我就要特别请它把你勾去.站住!瞧瞧这儿,约瑟夫,”她接着说,并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