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九章 醉仙楼
    第二天早上,我把这只硕红鼠交给村民们看时,他们这才相信了我俩所说的话,但仍旧有些青年,死活都不相信,话语中充满着嘲讽:“就这玩意儿能咬人?体格是大了点,但终归是老鼠,是怕人的。”

     有些村民,我是认识的。我从小在这儿长大,他们是见过我穿开裆裤。那阵子我调皮捣蛋,没少给村民们带来麻烦。我的话,他们始终无法相信。

     “这是真的。”东子解释着。

     “他娘的狗蛋子,既然他们不信它能咬人,又有什么办法。我们做完了该做的事情干脆回去罢,信不信与我没多大的干系。”

     东子与我一同回到石宝镇,青叔正在来福酒楼喝酒。

     我和东子坐上前,各自斟酌了几杯。见青叔闷闷不乐,我问:“怎么了,和关婶产生矛盾,吵架了?”

     青叔一口吞下酒,说道:“没有,跟我姐生气。”

     我从来都没有听青叔说起过他有姐姐的这个事情,头一次听到他有姐姐的这个事情,倒是很是纳闷。青叔把碗筷一放,带着我俩来到了一集市上,看到了一座大的楼房前,只见门口站着几个迎宾的二十七八的姑娘,朝着我们招手:“大爷,来玩玩嘛,里面有很多漂亮的小姑娘,任由二位爷挑选!”

     这楼倒是挺漂亮的,里面想是又宽敞人又多。门庭若市,人来人往的络绎不绝,在楼房的正中央招牌上,写着三个大字:醉仙楼!

     东子看到这,脸都红透了;“青叔?你带我俩来这里干嘛...这里可不是正经人呆的地方,我们...还...还是走吧!”

     我满脸阴笑,用手推了一下东子的肩膀,既然来了,不进去坐坐?拉着他就进去了。东子仍旧推推搡搡,说不进去,但是脚却不由自主的踏进了这座醉仙楼。

     进了这楼,青叔呼唤着一位姑娘说:“你们的老妈子呢?”“在楼上呢?”“叫她下来!”

     弄得我也很难为情,说:“不好吧,想是青叔你长期来这里瞎玩,怪不得和关婶吵架呢,原来是吃惯了这口是吧。算了,我今天要破例一回了,不过我要说清楚,这不是我的本意,是被你逼的,兄弟去哪我也得去哪是不?”

     其实我并不是说要进去与姑娘们那样子玩,而是进去吃点喝点,顺便长点长点见识。

     老鸨下来了,年龄约莫五十来岁,鹅蛋脸,大眼睛,虽然年纪稍大但是风韵犹存。她一见青叔就没有好脸色,像是见到了十分不想见的人一样,说:“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再也不来这儿了吗?”

     “姐,当初是我不好,不该跟您赌气,现在你怎么弄都行。您也别生气了,我再也不会为您开这醉仙楼而向您发脾气!只不过您得把我的东西给我成不?”

     感情是青叔拿我俩开玩笑呢,原来这家店的老鸨竟然是青叔的老姐,他就是过来取点东西而已,我先前还以为他也是个不正经的男人,更加让自己尴尬不已的是,自己还打算真的到这里玩一玩,找个姑娘谈一谈心呢。想到这里,我的脸红透了,到了脖子根。

     老鸨听到了青叔的话语,更加的嘲讽:“哟,现在有事,倒想到自己还有我这个老姐了?想当初是谁说我开了这个醉仙楼,就和我断绝姐弟关系?现在我也不知道是谁一口老姐长一口老姐短的叫个不停。”

     我懵得云里雾里,不知所措。

     后来我才知晓,事情是这样的,在十多年前,青叔他们一家特别的穷困,都没有米下锅做饭了。青叔的父母没有办法,只好采取一个比较不仁义的做法,把青叔的姐姐卖到了一户比较有钱的,大约80多岁的老头子家里去做媳妇,因为那老头的老伴没多久前死去了。虽然这种做法不好,但是既解决了家里的燃眉之急,又让宗林的姐姐过上了比较富裕的生活。青叔的姐姐名叫张翠花,对于当初父母把她嫁给老头的做法非常生气,心里一直很怨恨父母。过了两三年,老头死去了,她自然而然地继承了他的家产。为了报复社会,她自己开了一家青楼,让那些穷人家的女孩儿卖到这儿,尝尝和自己一样的痛苦。

     青叔在好些年前来到过这儿,看到自己的姐姐翠花开着这样的低俗的青楼,不由得跟姐姐吵了起来。争吵中,青叔对姐姐说,如果她继续开,他就和姐姐断绝姐弟关系。转眼三年后过去了,青叔也逐渐明白了,如果姐姐不开这青楼,那又会有多少无辜的生命会因为没有钱没有吃的而死去。

     此次前来,青叔是受父亲的遗嘱所托,找回当年姐姐走时所拿走的灵铜钱。这灵铜钱是从地藏青城里拿出来,与秦国玉珠在一块儿拿的。当年的灵铜钱并不起眼,拿了也没人知晓。父亲就是因为要传给儿子,姐姐妒忌才拿走的,她恨自己为什么生下来不是个男孩子,这样就能永远的待在父母的身边,然而无法享受一家人在一起的天伦之乐。

     青叔仍旧讨要,但是姐姐翠花却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给他。我见了,不解地说:“一块破铜钱有什么好要的,你要的话我给你一堆。”

     “你懂什么!这是我家传之宝,我答应过我父亲要把它拿回去的,我不能食言!!”青叔的语气略为大声,把我给吓了一跳,也是第一次见青叔这么严肃。

     我当时在心里把青叔祖宗十八代给骂了个遍,你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有秦国玉珠还不够,还要把灵铜钱给拿走,这破玩意有个毛线用。

     而正在这时,远远地从门口走进一对父女。老父亲大概五十多岁了,头发早已花白,他拄着拐杖,不停地咳嗽。女儿大概十五、六岁,头发蓬松,眼睛大而充满泪珠,鼻子小巧而挺拔,樱桃小嘴,轻轻地抽泣着。

     老鸨翠花迎了上去,嘴里特别妖媚地说道:“哎哟喂,朱老汉呀,您还是下定决心把您的乖女儿给卖到我这儿来呀?哟哟哟,瞧瞧这小美人胚子,到我们这儿绝对是头牌,以后吃香的喝辣的准没错!”

     老汉十分地心痛,说话都带着沉痛的心情:“没办法了,要不是实在没有钱,谁愿意卖自己的宝贝女儿啊。这闺女可是爹心头的肉肉,一想到把她的前程都断送了,都是我这做爹的不好啊!可家里还有很多人要生活,只能出此下策了!”一说完,又拉住女儿的手直掉眼泪,“女儿啊,都是当爹的不好,爹对不住你啊!”一时间,父女俩抱在一团痛哭。

     “得了得了,我这儿也不是什么哭泣的地方,你们俩在这儿哭,容易影响我们这客人的情绪。朱老汉,我这儿有五百大洋,你还是赶快拿走了走吧,以后你家闺女我会照顾好的。”老鸨翠花交给了朱老汉银子,老汉手接过,依依不舍地回头看了自己的女儿几眼,还是一狠心走了。

     我看得很不是滋味,青叔急忙走到老姐的身边,说:“这姑娘才十五、六岁左右就被卖到这儿,姐你忍心让他去接客?”

     “你说你个老太婆有必要这样?让她在你这里干干杂活不行?扫地洗碗什么的,交给她多好?”

     “哎,你一个外人在这儿瞎掺和什么?我不让她接客我吃啥?她吃啥?不接客我们都没得吃,你这么好心你把她买走啊?看你穷光蛋一个,估计也出不了一个子。”老姐上下打量着我,,看我衣着寒酸便挖苦不断。

     我心里的怒火顿时上升,妈的,老子还真被你给看贬了,估计当时也是赌气,说道:“你还别看不起你老子,我就把她给买了!”我搜了搜身上,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大金牙出来。

     这金牙是当年在黄河之下溶洞中的一个白骨头颅中撬下来的,我当年哄骗战友大飞说不义之财不能拿,可能这金牙的主人会找他来索命,唬得大飞当即就不敢拿了。却被我自己给撬下来揣在口袋里。

     翠花一看这大金牙,也不奇怪,也不是很高兴,只是用手拿了过去,阴阳怪气地说道:“好了,这丫头就归你了!”

     “那老姐,爹的灵铜钱你能不能给我?”青叔又问道。

     这回翠花的语气明显得和气了许多,语气中没有任何的感情:“哦,看在你兄弟这颗大金牙的份上,我就把那破烂铜钱给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