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八章 硕红鼠
    却才晚上十点钟时,我们才慢悠悠的住进了李老道士家里。东子东瞅瞅西看看,这李道道士家倒是只有一些简单的家具,而且家具都是比较久远了,想是祖传下来的,很久都没有换过了。还有很多地方都被老鼠啃得千疮百孔,破烂不堪。我一看,便不停地嘟囔着,这李老师还真是挺抠门的,明明靠这个帮别人办丧事赚过很多的钱的,按理来说是一个很富裕的人了,可为什么还是感觉挺清贫的?

     唯独感觉与这个破旧的房间很不搭调的就是李老道士家的床,这床倒是很漂亮很大气,显得特别的高端,一看就知道是用什么特别稀有的材料做成的。这床布置的特别的豪华,在床头的正中央,雕刻着一个栩栩如生的老寿星,手拿着一个特大号的寿桃,掀开棉被看时,床板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在黑暗中发出淡淡地红色的光。显然这光的颜色太弱了,如果不刻意去看的话,是无法看出来的。

     我说李老道士还真是奇怪,房子看上去比较的古朴,可就是这床却弄得这么奢华,难道说李老道士只注重睡觉享受啊?他老婆在几年前就去世了,一个人睡这么奢华大气的床,还真是显得浪费了。

     东子说,这可不是一般的床,我曾经听我的爷爷说过,这个世界有一种床,是用世间特别稀有的红玉木经过百年泉眼的泡洗,再加上打磨的红玉粉加工做成的。人睡在上面有一种特别舒爽的感觉,特别有一个功能,可以延缓衰老、延年益寿。

     也怪不得这李老道士这样的举动了,他从壮年时,就专门从事为别人办丧事,亲眼见过无数的人因为衰老而死去,心里也就产生了对死亡的恐惧,所以特地做了花了钱做这样的床。可是他犯了一个大忌,就是这床必须是经过百年的泉水泡洗,才能充分的融入红玉粉。而他却等不及,只好用了短短不到五十年的泡洗。因为时间不够,这床的功效也完全没有什么实际的效果,反而会发出一种特别的香气,人呆在这样的床上一久,身上自然而然地就会沾染上这样的味道。

     东子继续说:“你再仔细地看看床,是不是有被啃咬过的痕迹?”我仔细地看了半天,检查不出来,只说没有啊。东子不解,亲自对那块床板仔细摸索了一会儿,恍然大悟,原来并没有啃咬,而是被不知名的动物舔化了不少,床板变得薄薄的一片。

     想是把这个床板舔化了不少的怪物就是那个杀害李老道士的真凶了。东子对这个怪物的认识也就彻底的肯定了。他对我说,依他看,这怪物就是《怪异录》中所记载的硕红鼠了:硕红鼠,体型巨大,体毛鲜红,常活动于阴暗、潮湿的地下,喜食红土、红玉木,闻香气而来。遇危险时,于体内喷毒液,扑至前,啃咬肚脯,鲜血淋漓。

     这鼠的来历一向神出鬼没,又喜欢吃红玉木和红土。准是昨天晚上,李老道士坐在桌子前喝茶时发现了硕红鼠,被它啃咬致死。看来今天晚上,这硕红鼠还是会来的。

     我一听,咽了咽口水,有些害怕说,既然这只硕红鼠只喜欢吃红玉木和红土,那绝对不会对村子里其他人造成危害的,我还是回母亲家去吧。我一说完,就听到从地下的某个地方传来“吱吱吱”地叫声,而且越来越近,不用说,硕红鼠来了!

     东子赶紧冲着我使了一个眼色,自己从身上背的包裹中迅速拿了两个东西,一把是长剑,另一把是短一些的匕首。他把长剑拿在自己手中,伸手把另一把匕首递给我。我一看,顿时大叫:“喂喂喂,你个剁脑壳的,自己拿把那么长的剑,给我这么短的匕首,你这是存心想害死我啊?咱俩换一把。”

     东子说,好啊,我还求之不得呢。他二话不说立马换了过来,只见他拿着那把匕首,按动了匕首上的按钮,瞬间就变得比我的长剑还要长上三分。我气得牙直痒痒,忙问:“我这把剑有什么机关没?”东子笑道:“没得!”

     我还在为此事争执之时,突然从那红玉木床底下闪出一只硕大的红毛老鼠来,看体型,把还在纠结刀剑长短的我给震惊了。好家伙,足足跟一只中型犬一般大小,体毛微红,眼睛闪现着红色的光芒,尤其是那一排排的牙齿,狰狞而锋利,从嘴角边流出透明的恶心的馋涎来。

     我见了,急忙躲在东子的身后。这小子能耐大,有什么事他出头就行了。东子却一动不动,冲着我说:“别动,这硕红鼠的眼睛和青蛙一样,对动的东西非常敏感,对不动的东西比较死板。”我听了立即照做。

     那硕红鼠围着我们两人直转圈,也没有任何要攻击的意思,像是真的对不动的东西比较呆。我小声地说,东子,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解决这个怪物?

     “现在还不是时候呢,苏天哥你就老实呆着,别说话。”

     硕红鼠转了一会儿,慢慢了放松了警惕,转身冲着那红玉板床走去,用嘴咬开铺在床上的棉塌,安心地舔着红玉板来。看这硕红鼠舔的样子,可真像一个不懂事的未成年小孩子喜欢吃棒棒糖一样,十分地满足。

     我一动不动,又轻轻地说:“现在这怪物放松了警惕,东子,到了时候了吗?”他还是轻轻地回答:“不急不急,你先慢慢地看,一会儿就有奇迹发生。”

     “喂,东子,这都不是时候,那什么时候才是动手的好时机,你的剑可比我的长,我不管,你解决它。”

     东子干脆不回答了,但还是只是看着,像看自家的宠物一样着迷。

     我实在按耐不住,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冲着正在舔食的硕红鼠就是一剑。东子一见我这样,眼神凶狠却无奈。

     被刺的硕红鼠身上流出殷红色的血来,但看硕红鼠的样子,我知道并没有对它本身造成什么致命的伤害。我看那硕红鼠还能机灵的活动,知道情形不对,转身就往外跑。硕红鼠也冲上前去追,速度非常地快。

     从身后的脚步声我知道东子也跑在我俩的身后。这硕红鼠毕竟是个四条腿跑,我就是拼了命地逃也是无济于事,转眼之间我俩的距离越来越小。东子在身后冲着我就喊:“苏天哥你这小子跑树上去!快点快点快点!!”

     按说爬树可是我的看家的本领,小时候我就被同村人叫做‘人猴’,意思是我不仅人机灵,而且爬树也特别的像猴子,贼快。,硕红鼠与我的距离就差两三步的时候,吓得我赶紧一跳,就爬到了树上,顺着树就往上面爬。哧溜哧溜,这可是逃命的时候,比平时任何时候都要快。硕红鼠不会爬树,只好望着树上的我“吱吱吱吱吱吱”地叫。

     东子也找了一棵树爬上去了,冲着我说,天哥,你再爬高一点,你那距离有点低了。我赶紧想问为什么,还没问出口,就被树下的一大坨脓液给喷上了。脓液像强硫酸一样腐蚀,把衣服破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一股钻心的疼痛直达神经,只闻得一股恶心的臭气。

     日你个狗蛋的老鼠,老子不就刺了你一下吗?非得赶尽杀绝?我听到在另一棵树上的东子问:“天哥,你不会死了吧?”

     我忍住剧痛,说:“放心吧,我苏天可不会因为这么点疼痛就死了。好在我今天衣服穿的多,只是有点疼而已。”

     “没死就好,那还不赶紧爬上去,小心那硕红鼠喷第二股毒液。”东子又赶忙提醒,我一想疼得差点都忘了,幸亏他提醒,赶忙不顾痛楚,就往树上更高处爬,快接近树尖了。

     人真是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现在非但没有帮人家解决掉硕红鼠,自己都被困在这个树上,生命能不能保证都是个问题。我就埋怨道:“喂,你个死东子,你不是挺厉害的吗?怎么就不下去解决掉这只棘手的老鼠。”

     东子一听就不乐意了,反问道:“那时候我叫你别动,别鲁莽你有听吗?还冲动地刺了它一剑,现在困在这树上,怪我罗?”

     我满脸委屈,要不是看东子迟迟不动手,我可不想冒那生命危险,想到今天晚上就要在这树上呆一晚上,明天还要被那些村民们嘲讽,就有些尴尬不已。

     东子在另一棵树上竟然哼起了歌来,唱的是最近比较流行的小调,砍柴歌。我一听就很不开心:“砍脑壳的,还唱歌,还真有心情!”

     其实怪只怪我沉不住气,东子这时卖起了关子,装起了神秘道:“我有一套道术,可以在三分钟之内发动我体内的真气,汇聚成一股力量,然后让那只硕红鼠立马身亡。”我一听,一点都不相信,东子什么时候会吹牛皮了:“我会信你瞎吹?你自己都还在树上困着呢,要发动早就发动了。若是换成以前,我还信你,但是现在,打死我也完全不相信!!”

     “不相信是吧,我证明给你看哈!”东子用手在树上舞动起来,嘴里不知所谓地瞎念叨着,三分钟后,突然大叫一声:“硕红鼠快死,快死,快死!!!”

     果然这时,树下的那只硕红鼠,突然地全身抽动起来,嘴里吐出了一股一股的白色泡沫,一会儿就直挺挺地倒在树下一动不动,想是已经死了。

     我见到这奇异的一幕,大呼神奇。赶紧从树上跳了下来,拉住东子说,你这个道术这么厉害,教教我呗!

     东子用脚踢了踢那硕红鼠的尸体,说:“你先把这个尸体抬进李老道士的房间里去,我在考虑考虑要不要教你。”

     抬就抬,为了学到这么厉害的法术,我真是豁出去了。用手抱住硕红鼠的腹部,给抬进了。

     后来我才知道,其实他唱歌是因为他心里完全有底,这只硕红鼠的小命就要玩完了。为什么呢?因为他在白天的时候早就有所准备,他知道这硕红鼠喜欢舔食红玉木,早就在红玉木床上放了很多的砒霜,这时候也该药效发作了。他之所以来李老道士家说要亲自收拾,是因为想看看这只活生生的硕红鼠长啥样。毕竟只是在书中听说过,想亲眼见一见的需要就更加的旺盛。

     我是彻底被戏耍,但我被他聪明的想法所折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