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二章 古墓里的爱
    这山洞之下蛇、蝎、蜘蛛、蜈蚣、蟾蜍五毒俱全,我不免全身胆寒,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唐若冰见我忽变了神色,忙问道:“苏毒嘴,你看到什么了?”

     此时的我根本就不能把我所见到的事物告诉她,谁晓得她听到这山洞的旁室内部有这么多的可怕动物,会不会高声喊叫,然后把那些毒物吸引过来,小命便顷刻之间休矣。于是,我装作什么事都没有道:“没啥,那里面全是草。”

     我想到现在和这些毒物共处一室,心里总归有很大的不安,多呆一秒便多一份危险。我把挂在洞口的藤蔓捋直,招呼唐若冰:“快过来,我们上去。”

     “怎么上?”

     “抱着我,我再爬上去。”

     这姑娘听到这种方法时立马耷拉着脸,吐出两个字:“不要!”

     “都什么时候了,姑奶奶,没人看见的!”

     “反正我就是不想抱你!干脆等我脚稍微好些之后,我自己爬上去!”

     我心里直骂她传统观念如此根深蒂固,却又无可奈何,只好把双眉一挑:“你弟弟已经把你许配给我了,从现在起,你就是我苏天的人。丈夫抱一下媳妇,这是天经地义的吧?”

     “不要脸,你去死吧!”她突然加大了声音,整个洞内回荡着她那粗嗓门。我整个心里都紧张万分,这小妮子!

     “你别吼啊,等一下把那边的蛇啊、蜘蛛啊什么的都给招来了!”我一慌张,大脑不经思考,张嘴就把事情给说出,等我反应过来时,为时已晚,我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

     “蛇!”唐若冰吓得花容失色,不管自己的腿伤,吃力地站起,一把冲过来抱住了我。我一下子感觉到身体仿佛被一块豆腐包裹,听到她急切的喊声,“快快,快上去!”

     这样的美事,倒让我有些愣住,多希望她能够多抱住我几秒。

     “喂!苏毒嘴!你笑什么!还不快上去!”

     “哪有笑了!你别诬陷我啊!”

     “好好好,老娘自个儿上不去,就让你吃会儿豆腐!”

     “别吼啊,我靠,你真豪放!抱紧了!”

     我只感觉她的拥抱力度又加深了几分,脖子被她的双手紧紧抱住,能够感觉到她深深的呼吸,和吐在我脸上的热气。

     其实我力气并不大,两手攀着藤蔓上去很是困难,使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上去一点儿,手上被磨了一道深深的红痕。

     “腿,你的腿能不放下么?夹住我的腰,不然我不好使力气,爬不上去!”

     “苏毒嘴!你别得寸进尺啊,老娘才不要做这种动作!”我扭头时,看到她的小脸涨得通红,又气又害臊。

     “没人看见,再说了你又不是淑女,这动作怎么了?无拘无束!”说到这,连我自己都忍不住笑,身体轻轻地抽搐。

     “你别笑啊,我感觉上了你的贼船了,万一掉下去怎么办?”

     “你也别说话行不行,我的脸上都是你的口水!”

     “你个老男人,沾到姑奶奶我的口水算是你的福分。”

     “福分?好,那咱俩来亲一个!”我故意把嘴撅起,就要靠过去亲她。她嫌弃得把脸直往后靠,突然,‘啪’的一声响,她一巴掌打在我的嘴唇上,火辣辣的。

     我们还吊在半空中,被她一巴掌把我打得差点懵住,空中的藤蔓摇摇晃晃,宛如荡秋千。我的手抓得难受,身上坨了这样一坨玩意,感觉体力即将耗尽。

     “敢吃老娘豆腐!”她话音刚落,藤蔓忽然‘嚓’地一声响,我感到一阵失重感袭来,‘啪嗒’一下,我的屁股摔落在地。

     “为什么是我垫底……”我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到一团热意袭来,唐若冰的脸紧紧地靠在我的嘴上面,热乎乎,我忽然感觉到胸膛中的心脏毫无节奏的快速跳动。

     “苏毒嘴……”她话刚要说出口,我心里一阵慌张,用手一把堵住她的嘴唇,另一只手指着旁边耳室内,示意着有五毒。她平时最怕的就是这些,所以只好瞪着眼睛,看着我,却不敢大声说话。

     如今,唯一的一根藤蔓被我俩折腾得断裂,救命绳索已经荡然无存,想要上去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我之前就在这些地方搜寻过,除了那几间耳室,并没有其他的通道,这个墓穴只是一座小墓室而已。

     而上空的那个四五米高的小洞口,可以说明是个盗洞,被其它的盗墓贼光顾过,里面并没有什么陪葬品可以拿走的。

     我望向唐若冰,见她还是一脸怒气地看着我,瞪着大眼珠,仿佛要把我给吃掉一样。我若无其事地把头转到别处,悠悠地吹起口哨。

     “苏毒嘴!”唐若冰已然不把身处于五毒的地方放在眼里,冲着我喊道。

     “小声一点,你不怕蛇吗?”

     “怕什么怕!蛇什么的,我看是你编造的谎言!我在这里面这么久了,喊了不知道多少次,从没看到它们出来过!”

     她说的没有错,其实之前我就在揣测,这五毒什么的,根本就不会出来,所以我才试探性地吹口哨。而且我在寻找唐若冰,她在下面歇斯底里地回答,五毒也没有出来,足以说明它们根本就不出来。

     想到这儿我便放下心,看着唐若冰仍旧坐在地上,抚摸着脚时,问道:“怎么了?脚又摔到了?”

     “要你管?”

     “我当然要管,刚才亲到你了,我会对你负责的。”

     “谁要你负责?”

     这山洞里面阴森森的,只有微微的手电筒光,以及从头顶洞口微弱的月光,里边逐渐阴冷起来。我看了看她身上的衣裳,略微单薄,于是,把外套脱下,给她套上。

     唐若冰看了看我,没有拒绝,只是嘴里小声的嘟囔:“谁要你给我穿,自己不冷吗?”

     我摸摸自己的小胡须,笑道:“你不会讨厌我吧?”

     “没,没有…”她连忙说道,看了看我,见我看她时,又连忙躲避道:“你,你真的喜欢我吗?”

     “没有错啊,我苏天说话一言九鼎,如果不是真心爱一个人,我是不会轻易说出口的。”

     “看你平时那幅吊儿郎当的模样,我一直以为你只是随口说说,逗我玩呢。”

     看到她那副质疑的脸庞,半信半疑对我充满了不信任,我就觉得她很是可爱。于是,我也问道:“你喜欢我吗?”

     “不喜欢!”

     我擦,本来满心期待,结果换来这样一句干脆利落的回答,我的笑容立马便僵住,好难堪。

     “好吧……”

     “只要你每天跟我斗嘴时让着我一点儿,我就可以考虑考虑做你媳妇!”

     “那算了!”

     “苏毒嘴!你给我去死!”

     “媳妇,别闹……”

     我俩还在吵时,听得山洞的上方隐隐传来熟悉的声音。我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将手放在耳边,一听,原来是东子。嘿,不愧是小舅子,终于找来了。

     我们俩大声呼喊,听到外边的东子回应,一会儿,一束光线照射了下来:“你俩怎么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