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地藏青城
    那两个家伙一溜烟地撒腿就跑,生怕我们会改变主意,转眼间就消失在了马路拐角处。我们相视一笑,跳上马车,挥鞭就打,以最快的速度回去。

     夜里也毫不犹豫地驱驰,我们轮流坐在马背上,谁累了就睡在里边休息。一天一夜之后,我们终于回到石宝镇,把那马车停靠在二伯的‘来福酒楼’门外。

     二伯见到我们归来,忙迎了出来。我叫着二伯,让他给我倒杯水,谁知他理也不理,和青叔以及圆清小和尚谈起话来。我不爽,自己进到里屋到了一杯水,仰头便喝,‘咕咚咕咚’,真解渴。

     圆清小师父与二伯一番了解之后,也不进里面喝杯水,直接回头,由二伯东子唐若冰引领着直奔唐文香阿姨家。我急忙奔出门,紧随他们而去,说到底,我只是听说唐阿姨面临生命危险,可究竟是什么样的危险我却毫不知情。

     约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一幢豪家大院,显得十足的气派。上百年历史,木制结构、青石板、牛腿,雕刻精美。整个院落里,门楼、门罩、花窗、影壁、柱础等位置,均装饰有花卉清供、神兽人物、文字书法等砖雕、石雕和木雕,精美异常。

     我来不及观赏,已经跟着进入了唐阿姨的卧室,见她躺在床上,额头上的汗水直流。昔日丰满匀称的身材已经骨瘦如材,脸上的颧骨突出,与当年的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好几年没有相见,我实在不愿相信再一次相见,她已经变成了这幅模样。

     见我们到来,微闭的眼睛艰难地睁开,挣扎着就要爬起。

     “妈!”唐若冰难过得叫了一声,连忙走到床前,扶起她,“您都这样了,就别下床了,坐着说吧。”

     唐阿姨依言,嘴里的话语说出,却是格外的费劲,很是虚弱:“你们,来了。”

     圆清小师父上前行了一个礼,合掌说道:“您就是唐阿姨吧,我师父曾经说起过您,说您是他的小师妹…”

     “那段事情…都是往事,不要再提,也怪我二十年前性格倔强,不听他的劝阻,离开了流光寺。”唐阿姨咳嗽了几声:“你师父呢?”

     “师父他,已经圆寂了。”

     唐阿姨的眼神暗淡了下去,看着床头:“你一来我大概已经猜到了他的去向,果真如此。”她又抬起头,吩咐东子给我们准备一些水果,摆在了桌上,看着圆清道:“我这病情是日益严重了,我此番叫你师父来,是有一份东西要交给他。”

     “唐阿姨,您不是叫他来治疗你的病症吗?”我听了极为不解,当初二伯跟我说,叫徐若安大师前来,只有他才能解救。

     唐阿姨虚弱的脸庞强挤出一丝微笑:“没有错,只有他来,把东西交给他。我这心中的担子也便放下了,也就相当于没有了病痛。”

     她从床头的枕头底下摸索着,拿出了一张地图和半只鱼形玉佩,交给圆清说:“既然他没有来,我就把这东西交给你,由你代为保管。”

     “咦,师父在一年前的时候也给了我半只鱼形玉佩,和您的这只一模一样。只不过他的那只是右边残缺,您的这只是左边残缺。”圆清从口袋里摸索着,果真拿出了一个。两者一拼,正好为一个完整的双鱼玉佩。

     我看那图纸极为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突然想起在丧阴山刘仲古墓,捡到了一张极为相似的图纸。庆幸自己还没有扔掉,从口袋里掏出,打开皱皱巴巴的图纸。一经对比,除了笔记不同,唐阿姨的这份更为工整之外,里面所记载的地藏青城,以及布局丝毫不差。

     “你是从哪儿找到的这份图纸?这正是徐若安的那份!”唐阿姨很是惊讶,把我的图纸拿去,双手抑制不住的颤抖。

     青叔把我们进入到那汉代古墓,遇到徐若安大师的事情,以及后来再进去时,在草堆里捡到的这张图纸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唐阿姨。她听闻,叹口气说道:“这图纸就是他故意扔在那里给你们的。”

     我不由地心里感慨万千,徐若安大师真是神机妙算,竟然会知道我们会再一次去那座古墓。只是我不明白,那时候的他,我们亲眼看到已经圆寂离去。没想到,又再一次复苏,也许是心中未完的牵挂。徐若安大师与唐阿姨之间的故事,可能经历了很多。

     我开始猜测起他们在二十多年前是不是情侣关系,不叫他佛门的法号,反而叫他的俗名。由于某种变故分开。怪不得唐若冰他爸是上门女婿,吃唐阿姨的软饭。不过猜测始终是猜测,我开始责怪起来自己心里面特大的脑洞。

     “妈,您和徐若安大师,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们这图纸又从哪里而来?”

     话说到此,唐阿姨也不隐瞒,把自己心里隐藏多年的秘密说了出来。

     二十多年前,皇城青龙岭下的一座巨大古墓‘地藏青城’。张大龙、徐若安、唐文香、刘三刀,以及三胖子、吴地伟、孙海燕、李小山、周志、王东来十个人原本是个盗墓团伙,技术精湛,多年来与地下古墓打交道。在青龙岭发现了一座特大规模的古墓,经过精确的测量,挖好了盗洞,下到墓中。经过查看墓室铭文只能发觉古墓名为‘地藏青城’,为秦国时修建,却无法得知墓室主人是谁。

     他们也不管太多,下到墓室只是为了捞取陪葬品墓室,然而在墓室大门前,见到了一具极为震惊的棺材。

     那棺材像铜非铜,似铁非铁,周身噌亮,用一把从未见过的精致大锁锁住。他们摸时,滚烫如火。他们可不信邪,用胶质材料包裹住铜丝,往大锁里鼓捣了将近半个小时才打开。

     然而等到打开的时候,这具棺材内仍旧包裹着一层同样材质的棺材,还是一样的大锁。

     话说他们倒了十几年的斗,从未遇到过如此情况,但是也不放弃,仍旧按同样的方法,又鼓捣了一个多小时,然而里面还是一具更小的棺材。

     就这样,他们前前后后,里里外外的共打开了三把大锁,开了三次金属棺,终于见到了正主。

     棺材内的主人特别的奇怪,身体瘦小,不足一米,嘴唇巨厚,眼睛微小。他安静地躺着,非常祥和。

     与他们同行的张大龙一股脑的往尸体身旁翻找,棺材里有各种各样陪葬品。金铜器皿、玉佩首饰、爵,玉珠等等。

     他们可高兴坏了,兴奋地把这些东西装进各自的包裹。唯独张大龙,只拿走了那颗玉珠,说什么也不拿其他的物件了。

     尽管觉得他有些怪异,但大家正兴奋,也不去管他。他们又在耳室里拿走了些不易碎的物品,想去主墓室时,却无论如何都无法进入。

     在通往主墓室的必经过道上,有一条长长的水银河,长十五米宽十米,深度无法计量。他们凭借肉眼打量,看清楚了主墓室的布局。里边瘦小的人身雕像密布,像是密林一般各自穿插。再往更远处观看,被雕像挡住,再也看不清。

     既然已经拿到了不少的陪葬品,唐阿姨他们便不再去赴这趟危险,只好打道回家。那双鱼玉佩便是唐阿姨最喜欢的物品,有一半在她手里,另一半在徐若安手中。其实当时从墓中发现时,她与徐若安一同捡起,那双鱼玉佩便自动分为两半。

     除了这双鱼玉佩,其它的物件,唐阿姨都已经倒卖给文物贩子了。

     然而回到家的第一天晚上,唐阿姨身体便出现了不适。晚上的时候,呕吐异常,有时候睡觉时经常无意识的爬起活动。家里人发现了,请人看时,大夫说,这是沾染上邪祟了。

     不止唐阿姨,甚至徐若安夜里也是如此,晚上做梦还经常梦到在地藏青城中的那具矮小的怪尸。

     家人为了给他俩治疗,四处打听能治病的药方。听闻丧阴山流光寺是佛门重地,驱邪避讳的最佳场所,便带着他俩来到了那里。

     说来也怪,在流光寺里修行,那怪病竟然不治而愈。徐若安在那里潜修了一年,每日诵经念佛,居然剃度成为和尚了。

     唐阿姨却不习惯,虽然怪病已经痊愈,仍旧吵嚷着要回家。徐若安也不劝阻,把玉佩拿出说道:“如果哪天再见时,你不认识我,一定要记得这半枚玉佩。”

     听着唐阿姨的故事,我感觉到有一些似曾相识。青叔望着唐阿姨道:“您说的张大龙是不是我爹?”

     “正是。你爹拿当年拿走那颗秦国玉珠,也算是为了保命。如果换做是我知道,我也会这么做的。只是同行的其它人都已经死去,我和徐若安去流光寺时,没有告知任何人。这么多年之后,大概所有人都认为我们因那场变故也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