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消失的军队
    “大爷,您忘了吗?我们离开您家的时候才两天时间,走的时候您给我塞了一个红薯。您看看,还没有发霉呢。”我从口袋里摸索出来,它还是红通通的,并没有煮过。我突然想起,道“这两天我都忘了有这回事,所以一直没吃。”

     大爷倒是纳闷起来,看起来不像是伪装的,他咳嗽了几声:“这就奇怪了,这红薯确实是当年我给你的没有错。”他把手摸向我的领口处:“这里的一块油渍是四年前你吃饭时留下的。”

     他又感慨道我们模样为什么和当年的时候点儿都没有变化。东子道:“我们怕是掉入时光隧道了。”

     时光隧道?我感觉这个词又有些熟悉,但是却很陌生。想到之前我们跳入古墓坑洞,所见到的如同星空一样的布局,心里大概有了一些想法:“你们说,四年过去的原因会不会是跟那黑色的坑洞有关?”

     元哥低头想了一会儿:“很有可能,就像三十多年前淹死的那些清装发辫人突然出现在黄河边。我想跟我们的原因是一样的。”

     “我们跟他们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杨兴突然加大了声音,“我们消失的时间仅仅只是四年而已。而他们,三十多年前了。还有,他们出现的时候没有像我们一样是活着的,是一堆的死人。”

     我听了,用手拍向了他的脑袋:“你是不是傻?如果不是我弄醒你们,现在你们也是一堆尸体!”

     他仍有些怀疑:“那我们和他们出现的时间差了这么多是怎么回事?”

     对于这个问题,我心里猜测道,是不是跟那时我们在坑洞里下落时旋转的圈数有关。那时候仅仅转了四圈,我的头就一片眩晕。睁开眼时,吓得大叫了一声,导致周围游离的星星点点的物质四散开去。我还记得那时候有一道闪电劈中了我们,虽然不痛,但却让我们不再旋转下去,接着眼前的物质发现变化。再一闪时,已经到了黄河水中。

     我想那些盗墓人之所以三十年后才会出现,是因为他们和我们一样,跳下坑洞,转了三十圈之后才有人睁开双眼大叫。你想,三十圈对于一个常人来说,足以让他们头脑眩晕得非常厉害。何况还有很多害怕的不敢睁眼睛的晕了过去,到了黄河水中头晕胸闷,哪有力气再游上岸。

     当然这些仅仅只是我的一面之辞,猜测而已。至于这些盗墓者真正的死因我无法肯定。

     如此说来,已经过去四年时间,那现在就是1938年了!我问老头这些年都发生了什么事。老头说道,那日我们走之后,有国民军在断崖口处发现了一具紫金鬼棺。

     这个我知道,我们当时就是想去看看,围观时才被国民军发现,被逼下山崖。好在我们当时命不该绝,否则现在早就不在人世。

     “那现在那具紫金鬼棺呢?被国民军弄走了么?”

     “他们哪有那本事弄走。当时他们在击退一小队共产党军时,下令将整个断崖封锁了起来,说这是个稀世的棺椁,要将它献给RB鬼子。说什么用这个来作为不要继续进攻我们国家的友好条件。”

     然后呢?听到这儿我按捺不住内心想要了解的冲动。

     “然后?然后就有一支RB军到了这里。然而却不知道怎么滴,不仅仅是那一队国民军,甚至于RB鬼子的军队都不知去向。那个断崖边,一个人都没有!甚至于那口紫金鬼棺都一并消失了。”

     老头儿讲的真真切切,又有点恼怒:“有人说,那鬼棺被RB鬼子给弄走了!还有人说,他们得罪了鬼怪,被下了诅咒,前去的RB军和国民军都被棺椁里的怨灵给弄死了!反正我是相信后者,因为这些军队消失的那几天,不断有其他的国民军来这儿寻找之前封锁的那一队,但是始终没有找到,他们就像是人间蒸发掉一样,无影无踪。”

     我不禁感慨到这个世界真的很是奇妙,如果像以前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地呆在二伯的‘来福酒楼’里,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这些超出人的正常思维的事。仅仅会有一些小报消息,然后不经意地把报纸丢到一边,嗤之以鼻的笑笑。

     我又听说了在1937年7月7号日军制造了卢沟桥事变,开启了全面侵华的战争,之后以重兵三路进攻华北。1937年10月间,南方十三个地区的红军游击队被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第二次国共合作统一抗日战线形成。

     之后,我们曾经回去过部队找过我们队伍,但一无所获。据其他新四军说,我们那一支游击队伍在四年前就已经全军覆没了。

     四年前,我们几个被叫去给战死的同志们收尸,大部队就已离开。我仔细一想,那日老班长把我支走,可能就是预感到了这支队伍将要出现的不幸,才这样做的。我突然感觉到自己就像是一个混蛋,心里还对老班长有想法,以为他是嫉妒我的厨艺。而现在,我已经明白,他是想让我们这支游击队伍留个根啊。

     “中国工农红军二连四排三班炊事员苏天同志,这次的任务很是重要,非你不可!你可以和其他的兄弟一起去送这些战死的同志,他们生前都盼望着回家,死后一定要完成这个任务,做不做得到!”

     “做得到!班长!”

     那时候的回答是有口无心,嘴上信誓旦旦地作答,心里却极为不爽。这种脏活累活,交给我去办,他娘的啊!

     我被这件事搅得好几天几夜都睡不着觉。趁着这些天,我也已加入了新四军,已经可以大庭广众的穿着军装出现在有不同军装的国民军眼前。而且,这四年的时间,那些国民军早就把我掩藏的事迹给忘了吧。

     我回到石宝镇,虽然离开这儿感觉才两年的时间,但是二伯看到我,老脸拉得老长:“哟,你小子长能耐了是吧?六年了,才回来看一次?你是把我给忘了!”

     我尴尬地笑了笑,我知道如果我把时间消失的事情说给二伯听,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我随口敷衍了几句,说不是怕被国民军发现嘛,那小命就不保了。

     二伯呸了一口,国共合作都快一年的时间了,现在才回来,其余时间都到哪去了?我指着身上的这身军装,这不是忙着抗日吗?国家正需要我们。他又拉下脸皮,打量着我道:“你现在都28了吧?虽然看上去完全不像一个快三十的人,可你媳妇都不带回来一个,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父母?”

     二婶子给我准备了一桌的好菜,说别去理你二伯,他就是嘴上功夫不饶人。叫我先好好吃一顿,等真正有空的时候再去考虑媳妇的事情。然后又对于二伯就是一阵骂:“天娃子好不容易回家一次,你这嘴怎么就不能够关上一回?非得让他一辈子在外边你就开心了?”

     别看二伯平时特别大男人主义,其实背地里是个怕老婆的主。只要二婶子骂他两句,他准会耷拉着脑袋不敢说话。我以前路过二伯房间时,经常看见他因为一两件家务琐事,被我二婶子骂得抬不起头。

     “天娃子,不是二婶说你,你还是别干这什么新四军了。提着脑袋干活的事情,只有傻子才愿意这么干。你二伯说的话也不是全错,安安心心地娶个媳妇,过过闲适的生活也还是不错的!”

     总之,他们的好意我心领了,我是心意已决,不会做出脱离组织背叛党的事情。

     当晚,青叔听到我回来的消息,来到我的房间。看着我身穿的军装,说要我在战场上绝不留情,狠狠地打那些RB龟儿子!

     我见他表情中带着强烈的愤怒,问究竟怎么一回事。他说咱们好好的大中国,被RB鬼子给糟蹋成什么样。就在去年12月8日,JS镇南被日军攻陷,屠杀了当地同胞上万人,焚毁房屋,强奸妇女,无恶不作!然而最令人发指的行为是从12月13日开始的一个星期,RB鬼子屠杀了咱南京同胞几十余万人!

     真没想到我们在黄河下才两天时间,中国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我恨得牙齿‘咯咯’直响,这群狗奶养的畜牲,别让老子碰见,老子会让你们一个个地尝尝痛苦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