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女血僵
    东子打开那扇木板,拿出手电筒朝下一照,说下面有石头阶梯。我瞅向那洞口,果真有一排陡直的石阶,上面有很多还未完全干的脚印。

     这些未干的脚印足以说明那些洋鬼子已经发现了这个洞,并且下去。照这情况看来,这两个洋人还真不是普通的人,是具备一定盗墓经验的老手,想是做足了一番准备,连这么隐秘的地方都了解。

     东子率先爬下,这洞口有些小,所以爬下去时得趴在洞口,把脚先放下,再慢慢地退后往里边挪。元哥接着东子后边,还有一些同来的新四军战士,然后青叔关婶,最后是唐若冰和我。

     那丫头趴下去的姿势完全不像个淑女,慢慢地往后挪。我看见她那搞笑的姿势,笑得特别欢。她白着个眼球瞅了一眼我,又不好说什么。

     等到我慢慢爬下往后退的时候,屁股被人给狠狠地打了一下,酥麻感传遍了全身。我被吓了一大跳,就听到唐若冰狠狠地咒骂:“苏毒嘴,你屁股能别凑到我脸上来么?”

     “啊?”对于她这话,我完全摸不着头脑,“啊啊啊,不好意思乌鸦嘴,但你就不能快点?”

     最后几步的时候,我跳下了石阶,四下环顾了这地洞。妈的,这里的地洞还真像个兔子窝,哪里都有洞口,分别通向不同的地方。而每个土洞里边都是一片漆黑,根本看不清通往何地。

     元哥把手电筒光线照在地上,想要寻找那些洋人的脚印。我看了看,地上的脚印几乎每一个洞口都有。我顿时就傻了,说道:“咱们该不会又各分几路寻找吧?”

     “不用。”说话的是关婶,“天子你看,这每个洞口虽然都有他们的脚印,有点让人迷糊,分不清他们究竟往哪走的。但是你仔细看看中间这一条洞的脚印,有什么不同?”

     我还未说话,唐若冰便抢答道:“中间的这个洞脚印明显多得多,说明他们一开始兵分五路各自寻找,最终在中间的这条路找到了正确的通道。”

     “嗯。”关婶点点头,微笑着看着那丫头,“不愧是天子的媳妇,一点就通。”

     “什么嘛!”

     我们继续往前行,这时候,走在最前面的东子忽然朝我们摆手,示意我们停下。我正纳闷他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时,听到了不远处有人说话的声音。大伙儿赶紧把手电筒熄灭,看向前方。

     原来说话的人不是别的,正是那伙洋人。他们两个洋鬼子在一个殉葬的坑里面检查着里边的骨头,其它的人正围在一个玉棺椁边奸笑着拿着陪葬品。

     RB鬼子们把金银首饰抓在手里,贪婪地笑着。两手抓不住了,把衣服给脱下来当包裹,拼命地往里放。这群狗奶养的,他们那模样,可真是比我贪财的多啊。

     他们的贪婪还不够,几个人用力地抬着那具玉棺,想要把这也拿走。可是力气太小,抬不动。于是他们的眼睛往里边看,几个人往里边拽去,抬着一个东西上来。我一看,原来是一具穿金戴银的女尸。

     隔了这么远,我没能看清楚那女尸的模样,但从她身上的首饰和头上挂了许多的配饰,就可以猜出,她生前绝对是位享尽荣华富贵的贵妇人。

     他们抬起女尸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顺手就往地上一扔,“扑通扑通”,她身上所戴的金银滚落了一地。鬼子们丝毫不在意,又继续把里边垫在棺底的尸布扔在外边,十几个人搬着棺材就要往上抬。

     这群鬼子是真傻还是被钱财迷了心窍,就算把这玉棺给抬走又怎么出去?我忽然之间怒意涌上了心头,咱们老祖宗的东西,就被你们这么糟蹋?我怒气冲冲地就要拔出枪给他们来上一发,青叔制止我说:“急什么?再看看他们要干什么!”

     再等再等,再等下去,咱们国家的文物就等被他们弄走了!我索性把枪放下,好,我不管了。

     鬼子们还在抬棺材,其中一个正在殉葬坑里研究尸骨的洋人看见了他们的举动,冲着他们吼了几句鸟语,然后那些鬼子老老实实地把玉棺放下,再也不敢了。

     洋人见到那被鬼子们弄出的女尸,顿时有了兴趣,爬出殉葬坑,蹲下去捏了一把女尸的脸庞。呵呵笑了两声,挥手叫另一个洋人。

     两人不知说了什么,然后一帮鬼子重新把女尸散落一地的首饰插回秀发,好好整理。我不解,难不成是鬼子们良心发现不成?

     他们在女尸扶起坐在地上,洋人拿出一把小刀,在手上划了一下,一滴红色的血液顿时流了出来。嘿,这个洋鬼子,还真是个禽兽,好端端的要自残谢罪?不过,我喜欢!

     我继续想要看这变态的手法,他却把手中流的血往女尸的嘴唇上均匀地涂抹。这洋鬼子,难不成有恋尸癖,他要做什么?

     “他应该是想让这女尸‘复活’,用自己的血吸引,从而操控她。”东子轻轻地说道。

     “控制她?这不就和操控小鬼和走僵一样么?”

     “这不同,小鬼主要是魂魄留在躯壳里不愿离去,是有自己的意识。而走僵,无魂无魄。这女尸则不一样,长期处于这阴森冷暗的地方,集聚了大量的阴气,而且经过良好的防腐保养,皮肤依旧有弹性,这样的尸体是最容易尸化成为‘血僵’,也就是传说中的吸血僵尸。那洋人用血为引子,就是勾出女尸阴魂的嗜血性。”

     我忽然想起了之前的‘活僵’,他也是吸血僵尸的一种,于是问道:“活僵和血僵有什么区别吗?”

     “这么说吧,‘活僵’是仅有一丝残魂,凭反应行事。‘血僵’则不同,有自己的意识。这两者说不上谁强谁弱。‘活僵’的抗打能力更强,‘血僵’的肉体防御更弱。”

     说到这儿,我不由地有些焦急了,既然他说到这份上了,还不阻止他们的行为?要真让他们控制了还得了?

     东子却微微一笑,不急,这种‘血僵’虽然智商提高了,可是肉体防御力太差,又还是雏形,他能对付得了,倒不如看看他们。

     那女尸嘴唇上的血液慢慢地干涸,眼睛猛地一睁开,边上的鬼子们吓了一大跳。那两个洋人倒是笑呵呵地,得意地看着手下们,仿佛在嘲笑他们没见过世面。

     女尸嘴里发出‘咕咕咕’的声音,那洋人又朝手心划了一刀,鲜血流得更多,把手心放在女尸的嘴边,那女尸贪婪地吸吮。

     我仔细地盯着这一场面,咽了一口唾沫,喉咙里一涌,心里想着这洋人真是不怕死,用这种方式控制,得喂她多少血啊。

     心中的想法一逝,我突然发现那洋人的表情变得有些慌张,拼命地想把手抽回去。可那女尸却豪不松口,‘咕咕咕咕’像是喝水一般,转眼之间,那洋人自食恶果,就剩下一张皮包骨。

     另一个洋人见势不妙,从脖子上取出一个十字架,放在女尸的额头上。可是貌似没有任何的效果,那女尸把嘴一张,露出一口獠牙,直接就咬住了那家伙的手臂。

     那洋人惊叫着要那群鬼子帮忙,可他们哪敢啊,朝着四处奔跑而去。我看见有些鬼子拼了命地朝我们这里跑过来,被我逮住了机会,一枪放倒一个!元哥还有其他战友们躲在暗处,又是好几枪。

     鬼子们彻底懵了,这枪从哪里打来的他们都不知道,赶紧又退回去,想搏一把,朝着那女尸开枪。

     女尸的身上出现了好些的洞口,她忽地站起身,身体极为轻盈地扑住一个鬼子,咬住他的脖子,贪婪地吸血。

     多人一鬼都在杀敌,仿佛这女尸也和我们站在了同一战线。尽管她的身上出现了很多伤口,面对枪支的袭来有些犹豫,仍然怒咬。我都差点没把这女尸当成一个可怕的怪物看待,而是觉得她是咱们抗日的英雄战士!

     很快鬼子们被我们的夹击弄得全军覆没,我心里一阵高兴,好久都没有这么爽快的打敌人了!

     不过,那女尸发现了我们,身体腾空,张开獠牙,朝我们这儿扑来。我见了,一阵后怕,好你个‘血僵’,前面刚夸你是抗日英雄,这会儿经不起夸奖,连自己人都要一起干啊?

     擦,见那女尸飞来的目标是我!我了个擦,你还真会挑人,要挑最帅气英俊的人咬是不?哪能让你得逞?我猛地一转身,开始往后跑。

     可是我跑步的速度始终没有她快,我听到耳边阴风阵阵,一扭头,那女尸惨白的脸出现在我眼前。妈呀,都成鬼了,你脸上还涂那么多的****干啥?吓死爹了,要是好好打扮一下,也算是一个模样漂亮的女尸啊!

     那女尸突然一声惨叫,身体退后了好几米。我朝身后查看,原来是东子!他拿着一把小刀,上面不知道沾着什么黏糊糊的东西。

     东子就这样拿着刀和她对峙着,女尸仿佛很是害怕东子,一步步地往后边退。不,好像不是怕东子,她的眼神望向东子的另一侧,是怕另一个人!

     周边的黑暗环境被一阵绿色的光芒笼罩,一个浑身涌现出翡翠般耀眼光的躯体走出这洞口,幽幽的带着些许诡异。那女尸不敢看,蹲在地上用长爪捂住眼睛,嘴里痛苦地叫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