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流云寺
    我们全都吓得连连后退,这具干尸,从它身上的衣着查看,怎么说都是快到达两千多年的尸体。让人无比纳闷的是,根本就不是人为炼制的,怎么就突然之间活了,难不成是它自己修炼的,成了比那活僵还要厉害上好几倍的千年精怪?

     “我滴个娘啊,这可真是活见鬼了。”元哥便退后边吓得直嘀咕,先前分明仔细查看,根本就不可能是活着的东西。

     我歪头对东子说:“这干尸,你知道它的来历吗?”东子摇摇头,说自己平生从来都没有见过,甚至从未了解过这怪物。

     不过从这干尸的行走的姿势来看,它绝对是有意识的智慧生物,不像活僵只凭感官反应。正当我们猜测和害怕时,那干尸空洞的眼神看向我,嘴巴突然一张一合,说起话来:“你们别害怕,刚才我听到这个小伙说到唐文香这个名字,她是你们什么人?”

     天哪,尸体说话,真是平生未见,闻所未闻,如果不是眼前真实发生,我宁愿相信是自己做梦,但见干尸问我,我只好硬着头皮回答:“她,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又轻轻地指向东子和若冰:“唐文香阿姨,正是他俩的母亲。”

     干尸皱巴巴的面容发生了变化,倒有些和蔼可亲,看着东子和若冰:“你母亲近来可好?”

     它的话语像是认识唐文香阿姨,如同故交一般,东子放松了防范:“母亲近日遇到了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她说自己命在旦夕,我们无法解决,说只有去丧阴山流光寺找一位俗名叫徐若安的大师方能解难,在上山的途中被一伙军阀当成盗墓贼,无意中掉进一个盗洞中,进到了这里。”

     “东子!”唐若冰瞪着他弟,意思是不要什么话都对别人说,况且这具干尸看样子就不是什么好人。

     接下来,干尸的一句话把我们惊得目瞪口呆:“我就是徐若安,法号圆觉。”

     不要说他们,就是我也根本不会相信,这位身穿汉朝官服的干尸会是个和尚,还是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徐若安大师,青叔疑问道:“如果你是圆觉大师,那怎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干尸萎缩的嘴巴叹了一口气,道出了自己变成这样的原因。其实一年前,他就已经来到了这里。这边的汉室家居与另一边的代王刘仲古墓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墓。

     从汉朝时,丧阴山上的流光寺就已经存在,修建寺庙的人,正是当年被刘邦贬为合阳候的刘仲。这刘仲被贬后,特别失意,十分地信佛,把自己的人生寄托在佛祖身上,希望自己能够再次旭日东升。

     可日久天长,自己的人生还是在这里徘徊,丝毫没有什么变化,便很长时间都没来这流光寺面佛。当时的主持圆通觉得不对劲,担心刘仲出了什么事,便下山想去探望,正好见到一大队人马在山下挖掘。一打听,原来是刘仲正在为自己修筑安身的墓穴。

     本来这也没什么,当时的刘仲年级已经大了,再加上病痛折磨,为自己修建墓穴,这是人之常情。可这工程量特别的大,里面的范围大大超出了一个合阳候该有的规模,还有龙身环绕的玉棺,陪葬的器物,把当时的主持圆通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样的墓室,如若被其他人发现上报给朝廷,刘仲迟早会被杀头的,甚至满门抄斩。原来这刘仲明着说是来这修庙拜佛,暗地里却是如此。

     圆通等了好些天,趁着刘仲再一次上山,把自己所看到的一五一十地讲给他听。刘仲见自己的秘密被人知道,急忙和圆通商量,叫他别说出去,说愿意为他修筑一个安身的古墓。

     这样的好事,圆通自然同意,不过要按照他所说的去做。他并不是单纯的为了自己,说寺庙里面的和尚大多都是孤儿,从小就在寺院里居住,从未体验过居住在汉室普通家居的感觉。古墓的话就按照达官贵人家居的布置去修建,等他们老得动不了了就在这儿圆寂坐化。

     刘仲也同意,按照他的要求,果真建造了一个如同活人般的家居布局。圆通很是高兴,认为自己为全寺的和尚谋求了一件福利,把丧阴山古墓的事情告诉了全院的和尚。可和尚们并不领他的情,认为死后住豪宅对不起佛祖,有辱佛门弟子的名号。

     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当时的监寺长老是个激进分子,又眼馋于方丈这个最高席位,煽动一些盲目的和尚,说圆通住持被妖魔附身,贪欲严重,佛祖想要清理门户。制造出佛像流血泪的事件,将圆通活活地烧死。

     于是,这座地下古墓中的汉代家居便被闲置了下来。刘若安大师从古籍中了解到事件的来龙去脉,认为圆通方丈他的做法虽然不妥,但终归是为了全寺的和尚,为了圆古时方丈的一个梦想,他进到了这里打算圆寂坐化。

     一年之后的不吃不喝,他的身体早就成为这幅模样,灵魂上升正欲羽化登仙,却恰巧遇到了我们。

     干尸的嘴巴一张一合,分不清究竟是什么表情,我上前叫着他的法号,询问道:“那圆觉大师,您还能跟我们去救唐阿姨一命吗?”

     “老衲这幅模样,恐怕是不能跟你们去了。”

     我听了十分地失落,唐若冰垂泪跪下:“大师,我妈还等着您,您就跟我们去一趟吧。”

     干尸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说:“这样吧,你们几个去一趟流光寺,去找一个法名叫做圆清的人,他是我最得意的关门弟子,我想他应该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我们谢过了徐若安老和尚,陪着那干尸转身回到了卧室,见他再次坐于床榻之上,紧靠凭几一动不动,我想应该是走了。

     在这个墓室里耽误了很久很久,时间根本不允许我们再耽搁。我们出了墓穴,见天边的太阳逐渐西沉,分不清到底是第几天的夕阳了。元哥忽然一把拍向了我的肩:“天子,在这古墓中与你们相处,我这个心里面真的很高兴,不过我也得去完成自己的事,就不陪你们去了。”

     说实话,对于他的突然离去我十分地不舍,但是又不知道说些什么离别的话语,只好将右手重重地拍在他的肩上:“走吧,保重!”

     元哥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回过头来冲我骂道:“你小子给我记着,等哪天再次见面,你的那半个馒头得还给我!”

     我又无奈又有些不舍,只好假装大笑着:“元哥,你真他娘的抠门,那半个馒头算什么,要是真哪天碰到,我送你一箩筐。”

     那哥们终于掉头,头也不回地向山下走去,我们目送着他,直到他消失在树林深处。

     经过小半天的跋涉,到达流光寺时,天已经大黑,应该是晚上十点多了。接待我们的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和尚,我们表明了来意。他说圆清已经睡着了,我们也不想这么晚再去打扰他,说明天再去叫他。

     小和尚给我们几个安排了房间,这里不是什么旅馆,可没有那么方便。我和青叔还有东子三个人挤在一个房间里,唐若冰那丫头被安排在了另外一间。

     晚间,我直埋怨房间拥挤,青叔乐呵呵一笑:“嫌挤的话,你去隔壁找那丫头睡去。”我说我倒是没什么问题,就怕他弟弟打死我。东子把头一抬道:“我没意见。”我又支支吾吾道男女授受不亲什么的,乌鸦嘴非得掐死我。青叔鄙视道:“找个屁的借口,不敢就是不敢。”

     我当下就不服,别人越是认为我不敢,我就越是想要做给他们看。当下收拾好衣服,倔强地说道:“你看我敢不敢?”

     出了房间,我就后悔了,难不成我还真的过去,换一顿鼻青脸肿?外面冷飕飕的,我又不想让他们看扁,就到这附近溜达了起来。

     夜里的寺庙真的很是冷清,几座孤零零的禅院,院前院后高大的树木,在清冷的月光下投射出拉长的身影。我见到这,有些胆寒,但又硬着头皮继续走动。

     忽然,我听到了寺庙和尚的住所“吱嘎”地开门声,接着月光一看,是之前接待我们的那个小和尚。我喜出望外,想去问问他还有没有别的住所时。只见他鬼鬼祟祟地把门一关上,探头探脑地四处查看了一番,没有看到我,开始朝着寺院的左侧走去。

     这小和尚到底要到哪里去,我突然兴趣来了,反正现在也不敢回去怕他们笑话,索性就跟上这个小和尚,看他究竟要干些什么。

     这小伙上东走西走,进了一片林子。我很好奇他的行为,见他穿过林子来到了一堆乱坟岗里。

     这乱坟岗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死后的地方,但知道这里埋葬的人数众多,就知道这绝对只是贫穷老百姓死后的安身场所。不过这小和尚大半夜的来这儿干什么,我甚是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