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风水先生
    猿人的反常举动,令我实在是没法接受事实。它眼神凶狠,防备着我们,嘴里高声叫唤。

     不一会儿,倒把那几个地底人给唤过来了。

     地底人跟它互相交流,他们手中有翻译盒。没多久,他们的脸色逐渐地发生变化,看着我们,严肃道:“你们是不是杀死了他的同伴?”

     这哪能?我估计猿人根本分不清中国人与RB人之间的区别,把我们当成一伙的。说实话,若不是我们穿着打扮以及语言不一样,我从外貌上看,也无法辨别。

     毕竟我们都是一样的肤色,模样也相差无几,在别的物种之间看来,是根本没有什么区别的。我解释道,杀他们的是别的国家的军队,也就是在你们的飞船上,被杀死的家伙们。

     我把我们被猿人所救的事情跟他们说了,都是因为它,我们才能活到现在。

     “你知道它为什么救你们吗?”地底人问。

     “那是因为猿人们是你们人类所生!”

     啥?人类所生?我很不明白。

     “其实在很久以前,地底世界是人类所改造的新型世界。我们和猿人只是人类所创造的类人生物。我们和猿人不同,人类所创造的高级智慧生物是我们,而猿人是失败品。大概在三千年前,第一批人类到达地底世界,给这里增加了不少的生机。”

     “那这么说,是人类创造了地底世界?”

     “不是,地底世界原本就存在,充其量只是人类所改造的。那时,这里还存在着土著居民,叫做‘恐人’。”

     “什么?恐人?”

     “恐人原本也是地面上的人类,是白垩纪时期由伤齿龙所进化出的高智慧生物。它们预测到在白垩纪末期,地球会被一颗小行星撞击,从而导致恐龙的灭亡。为了躲避灾难,他们运用高科技进入了地底。在八千年前,一大批盗墓贼挖墓时,意外掉入无底深渊,进入地下世界。恐人是爱好和平的生物,救了这批人。”

     我逐步地了解,恐人教给了这群人类先进的科学技术,任由他们繁衍后代,与他们一起生存。他们运用科学技术创造了第一批人造生物,提取人与蛇的基因,创造了人首蛇身的生物。

     神庙之中的神像则是人类所创造的第一个人造生物。

     他们又相继用人与猿的基因创造了第二批生物,也就是猿人。可即使这样,他们对于这种技术仍旧不满足,最终尝试用人类与恐人的基因创造了最为智慧的生物,也就是现在站在我们眼前的地底人。

     怪不得猿人们第一次看见我们像看到了亲人一般,要给我们治疗身上的伤口,原来是把我们当成给他们生命的那些人。

     “那,现在他们人呢?”

     “人类与恐人全都消失了!”

     消失了?这怎么回事,我迫不及待地想要了解事情的真相,急忙追问为什么会消失。

     “那是因为人类的野心,他们好战!一千年之后,人类与恐人发动了战争,由此,两个种族一并儿消失,地底世界又回到了科技落后的年代。经过好几千年的发展,直到今天,才得回到当初的时期。”

     他还说,当我们地面上再次发动战争的时候,他们派人研究他们的大脑,为什么人类如此好斗,结果始终无法查明,所以导致有好多起神秘消失的案件。

     我暗自愧疚,战争,并不是人类的天性,但却又不得不发生,无法避免。

     “是时候送你们走了,我们说过三天后送走你们,决不食言。”

     听到这消息,我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喜悦,终于能离开这种鬼地方。坐上他们的飞船,不消几分钟,再次回到了火山口。

     我央求他送我会HN石宝镇,以为这么久都没有回去,有些想念家乡和二伯。而不消三分钟,飞船停在我所熟悉的小镇。

     跟他们告别之后,我回到了二伯家,看见他正在参拜房间中的一个牌位。见我回家,骂道:“还晓得回来?当兵有什么好的?整天把命提在手上!还不过来参拜你祖父!”

     “祖父?”

     祖父是谁?我倒从未知道。

     “你祖父当年可是大英雄,那时候人人都叫他‘苏半仙’,可以说是活神仙!”

     二婶走过来,搅合了一句:“活神仙?不见得吧,我怎么听人家说是混吃混喝的骗子。”

     这我倒有了兴趣,二婶你讲讲呗,怎么个混吃混喝法。

     二婶给我倒了一杯茶,又把晚上的食物搬出来,招呼我吃,兴致勃勃地讲起事情的原委来。

     那时的石宝镇,与外处联系不大,完全可以说得上是穷乡僻壤了,只不过常与邻镇有所往来。

     说祖父是风水先生,其实也还未入流,人们常称祖父为‘苏半仙’,当时就靠着祖上传下来的一些诸如《风水秘术》、《易经》、《建造选址》等来辨别,他祖上倒还有模有样,常常替达官贵人寻得宝地,子孙后代福禄无穷,到他时,却只能照本宣科,一字一字去看,他读书也懒,原本他父亲打算让他读个私塾的,回来好教书育人,做个正经人,可他却怎么也钻不进书堆里,读不了半小时便靠在书堆里呼呼大睡,他父亲也无奈,只好让他学他们的老本行,看风水。为何先前他父亲不让他看风水呢,他父亲却摇摇头,说这里面有太多的奥秘,一个研究不小心就会遇到许多不科学的东西,遇见那些东西能绕道就绕道,不能绕道的就只能坐以待毙,等死了。

     祖父苏半仙可没把这些当回事,等他父亲死后,拿着几本未熟读的书便忙开了,说是能为人寻找很好的风水宝地,而宝地可以建造房子,也可作为阴地墓穴,可保祖孙三代衣食无忧,升官发财。他还把这招牌做得有模有样,在集市中找了一处比较显眼的摊子,摊前摆满了卦象,太极符咒,褂前写着“风水先生苏半仙”,特别的是他不知从哪弄来的一把羽扇,一扇一扇的,抚摸着自己特意留长的一小撮山羊胡子,嘿,那模样,还真像个仙风道骨的风水先生。

     不久后,还真有贵人找上门来了,贵人就是当时的王员外。这王员外可不简单,家中的钱财可是多的数不胜数,他是做丝绸生意的,丝绸的销路可是颇广,大多往县城运发,少则运往全国各地。其实大多数生意人多选择做丝绸生意,因为这玩意只要有点生意门路的人大多只要在商场争斗几年,都会赚得个盆满钵满,无疑是身上到底有没有够数的本钱。到底王员外祖上家底丰厚,就像大多数做丝绸生意的,赚大发了。《后汉书西域传》曰:“驰命走驿,不绝于时月;胡商贩客,日款塞下”正是形容了这种生意的的繁荣性。当然,虽然他的生意不像西汉时期那么的昌荣,日夜不绝,但也是很能经营的。

     王员外找祖父苏半仙其实也不为选择宝地建造房子之类的,全是因为其母亲在她80大寿的时候看到子孙满堂,事业有成,笑得是合不拢嘴,因为开心过度,吃水蜜桃的时候气还未顺,咬了一口,却因为牙齿太少,只能含在嘴里细细咀嚼。没想到因为大笑的时候,导致还未完全嚼碎的水蜜桃嗖的一下滑进了食道,堵住了气门,结果没过一会儿就呜咽断气了。王员外看到此,觉得大寿变成了丧事,准没好事,预示着不好的征兆,得赶紧找个好的风水先生给找个好的墓地选址来冲冲煞,一来冲刷这种生日变祭日的晦气,二来希望自己的丝绸生意能够越做越好,长久不衰。一般来说,越显贵的人越是迷信,当别人都嗤之以鼻的时候,这些人越会闲着没事做,今日求佛、明日求签保佑自己。

     王员外说明了来意之后,祖父苏半仙也是装得就像个深沉的世外高人,鲜少答话,只是嘴里半天吐出半个字:可。王员外见他半天不答话,也是个懂味之人,当即就让招呼手下奉上五十两银子给他,说你如果能帮我母亲寻得一块好的墓地选址,当为先生酬谢银子二百两。而这奉上的五十两银子,说这是定金,事成之后定当奉上另外的一百五十两。

     祖父苏半仙也是没有想到这王员外出手会这么的阔绰,一来就给自己先送上了五十两的定金。看到这白花花的银子,他心里是乐开了花,可他脸上却不动声色,仿佛见多了银两,而这点小钱不值一看似的。苏半仙轻轻吐出一行字:“员外放心,我定能在这寻得一块好的墓址。“然后把手一招呼,管家也跟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