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有什么资格?
    “你……你敢这么跟我说话?”华夫人起身就要扑向如雪,被华老爷一把抓住后脖领子拽了回来,“够了!”

     华夫人回手便在华老爷额头上补了一把,留下了五条血印,疼得华老爷一咧嘴,随手一巴掌把华夫人打倒在地。华夫人被打的左右脸都肿了起来,坐在地上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华元!你打死我得了,我跟你拼了!”

     “娘!”

     “娘!”

     随着两声娇呼,一白一黄两道身影扑了进来,把地上的华夫人扶住。

     华夫人一见这两人,哭得更加厉害了,“容娇,颜娇啊,你们要是再晚来一步……就……就看不到娘了……”

     “娘,这是为什么啊?”黄衫少女心疼地抚摸着华夫人的脸问道。

     华夫人恶狠狠一指如雪,“都是因为这个土包子!你们那个老不死的爹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了,放着你们二哥不要,偏偏要招这么一个下贱坯子入府!”

     两个少女同时抬头向如雪望去,三人目光一触,不禁都是一愣。如雪虽然穿的是粗布衣衫,但是黑发垂肩,皮肤白晰,五官端正,尤其是那双大眼睛,明亮有神,整个人看上去风度不凡且桀骜不群,不由得让她们眼前一亮。

     而如雪对这两个女子的感观却是另一番滋味。她们也可以说得上是明眸善睐,肤白貌美,但是和那日匆匆一见的大小姐相差实在是太远。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两人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奇怪的东西,让他感到这两个人有什么地方和别人不一样。

     两个女子收回目光,扭头看向华老爷,刚要开口,便见到了华老爷额头上那五道血印,顿时一呆,想说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容娇,颜娇,这里没有你们的事,扶你们的娘到后堂去吧!”华老爷哑着嗓子说道。

     华夫人却拉着两个女儿的胳膊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散乱的头发说道,“正好,女儿们也都在,去把阳娇也叫过来!今天就把事情说清楚了吧!”说着气呼呼地坐在上首旁边的椅子上。

     华老爷气道,“你还没闹够吗?你想说什么呀?”

     华夫人指着低头站在一旁的马二说道,“我就要认小二做义子,你同不同意?”

     “不可能!”华老爷斩钉截铁地说道。

     华夫人为之气结,咬着牙说道,“好!好!你不愿意也行,那你把我姐姐留给他的财产还给他,让他自立门户去,总强过给你养狗喂马当奴才!”

     华老爷眼中寒光一闪,看向马二,沉声喝问道,“马二,你自己说说,我可有图谋你家一分一文的财产了吗?”

     马二低着头不敢说话。

     华夫人道,“小二,有姨娘为你作主,你尽管说就是!”

     马二还是不敢抬头,更不敢出声。

     华老爷冷哼一声道,“还是我来说吧。自打你马二入得我府以来,我便与你说得清楚,你家的财产你自己作主,挥霍光了便在我府中为奴,不愿意就自己离开。马二,我和你说过这话没有?”

     马二低着头小声道,“说过!”

     华夫人一愣,“我怎么不知道?”

     华老爷冷冷地看了一眼华夫人,“你以为他到我府上整日里花天酒地花的是谁的钱?我华元可没有一分闲钱给他胡花去!”

     华夫人面色一变,“小二,你告诉姨娘,你娘留给你的财产呢?”

     马二嗫嚅道,“……没……没了!”

     “啊?”华夫人闻言如遭雷击,身子晃了晃,被她的两个女儿扶住,“小二啊……你……你怎么这么傻啊?”

     马二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哀声道,“姨娘,我……我是自愿在府上为奴的!”

     “我不管!”华夫人厉声喝道,“小二,你起来!不论你有没有钱,都是我府上的一份子!谁也不能小瞧了你,从今天开始,你不要再去喂马了,到我身边来伺候着!”

     “啊?”马二一缩脖子没敢应声,夫人身边都是女眷,怎么可能让他跟着呢?

     华老爷冷哼道,“可以啊!如果他愿意就行,但是前提是得先把他阉了!”

     他话音刚落,马二急忙喊道,“我不愿意!”

     华夫人大怒道,“谁敢?!”

     华老爷冷笑道,“如果你真想维护他,那就让他娶了阳娇吧!那样他和我们就是名正言顺的一家人了。”

     “不行!”华夫人断然道,“我姐姐就这么一根独苗,你想害死他吗?”

     华老爷缓步踱到上首坐下,伸手抚了抚额头上的伤,皱着眉头说道,“如雪,你过来!”

     如雪只顾着站在那里看热闹,没想到华老爷会叫他,愣了一下忙上前两步道,“老爷,我在这里。”

     华老爷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点了点头问道,“如雪,你知道为什么会选你入府来吗?”

     如雪道,“知道!”他学着别人的样子拱手抱了抱拳说道,“老爷,如今我和大小姐已然成了亲,我也没死,也算是帮大小姐破了那个什么劫,如雪恳请老爷开恩,放我和我娘离去,自此天涯海角,两不相欠,还请老爷成全!”

     他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就连华夫人也都重新打量起他来,“你真愿意离开?”华夫人撇了撇嘴说道,“入赘我华府,只要你不离开,这府上的万贯家财可就都是你的,你舍得吗?”

     如雪淡淡一笑,“夫人说笑了,你们家的财产没有一分是我赚来的,万贯家财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华老爷眉头微皱,“如雪,你的意思是……你要休妻?”

     如雪愣了一下,他的脑子里可没什么休不休妻的说法,两人虽然也拜了堂,可是除了那仅有的一次惊鸿一瞥,就再也没见过面,根本就什么关系也没有,还谈得上休妻吗?

     他正想着该怎么说这话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温婉清亮的声音,“你有什么资格休我?”

     如雪身子一僵,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了。这声音……让他全身的肌肉瞬间僵硬。

     一个娇俏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一身青绿色的绣袍,散发着淡雅的幽香,还是那张让他终生难忘的面容,只不过……那双幽怨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里面全是……不解,愤怒,无奈……,那是混合在一起的复杂感情,让他的心阵阵发颤。

     他不敢和她对视,微微扭头侧过脸,“我……我不是要休你,是……是因为……”

     “因为什么?”华阳娇步步紧逼,“你有什么资格休了我?”

     这句话再次深深地刺痛了如雪,他霍然转头,与那张绝世容颜直视面对。

     “休妻需要什么条件?”他强迫自己不去看那双明眸深处,淡淡地问道。

     “你说什么?”华阳娇显然没有想到他会问出这样一句话来。

     “拜堂之后不入洞房,徒有夫妻之名,而无夫妻之实,算不算一条?”如雪神色彻底冰冷下来。

     华阳娇向后退了一步,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脸颊更显苍白。

     “不敬公婆,任由夫家为奴为婢,自己却高高在上,算不算一条?”如雪向前迈了一步,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张如花玉容。

     华阳娇又退了一步,呼吸有些急促。

     “哼!”华夫人脸上露出一丝得意和不屑的笑容。

     如雪不忍再迫她,他看不得她那无助的样子。

     “老爷,单凭这两条,我能不能休妻?”如雪转身面向华老爷,沉声问道。

     “能!”华老爷面无表情是说道,“但是你不能!”

     如雪愣了一下,“老爷,你说我不能?为什么?”

     华老爷从怀中取出一份折叠得很规整的绸包,打开后从里面取出一张纸,如雪认得那张纸。

     “你自己看!”华老爷把那份婚书递了过来。

     如雪摇了摇头,“我看不懂!”

     华老爷道,“这上面有你母亲的亲手签印。如果你看不懂,那我就读给你听。”接着他便一字一顿地念道:

     “婚书:今有郑国鹿州华氏长女阳娇,年方二八,人品贵重,待字闺中,吴氏之子吴雪,出身寒门,身无长物,自愿入赘华府与女阳娇结为姻亲,双方门弟不同,高下差距甚大,吴氏与子吴雪自愿于华府为奴十载,其间不得以任何理由擅毁婚约,否则以欺诈之罪入刑。”

     听华老爷从头到尾念完,如雪的心彻底沉到了谷底。这哪是什么婚书,分明就是卖身契啊!

     华老爷念完之后抖了抖那纸婚书,“你若不信,可随便找人来查验,上面还有州府衙门的佐证签印。”

     如雪沉默无语,华阳娇莲步轻移,来到华老爷和华夫人面前施了一礼,“阳娇见过大娘,爹爹!”

     华夫人冷哼一声扭过脸去,华老爷笑道,“女儿啊,你的身体可好些了吗?”

     华阳娇又施了一礼道,“劳爹爹挂念了,女儿已经无碍。”她偷偷瞟了一眼如雪说道,“爹爹,他……不管怎么说,终究还是女儿的夫婿,不应太过苛责于他……”

     “苛责?”华夫人冷冷地说道,“我的大小姐,你的夫婿把我的外甥打成了那个样子,你怎么还说有人苛责于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