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为师担待
    意伊给三人分派了任务,又做好了一路到水沟处的栽桩标记。然后回到家里,开始准备砌灶台。他将砌灶的地方选在了西边的那块杂草地上。这块地,他打算建一个独立的厨房。心中规划好格局后,就在西南角划定了砌灶位置。他先是把地上的草除了,然后又把地上的土掀了半尺起来。将院子里的石头移了过来。意伊将所有石条切割成一尺见方,半尺厚的石砖。估摸着用量差不多后,意伊走到堆叠整齐的石砖后面。双手打开,释放内力,石砖纷纷飘了起来,然后一块一块地往地面上铺,铺成倾斜半尺之距,错落有致的排布状。这不过是片刻的功夫。又把边角部分补齐整后,意伊这才正式开始打灶。因为已经胸有成竹,于是直接就在西南角的位置开始动工。

     一开始,意伊的速度,普通人肉眼难以跟上,但过了一会,他忽然放慢了速度。慢吞吞地一块砖石一块砖石地封。这时,旁边的石板路上传来密密麻麻地脚步声,然后停下了。意伊手上活计不停,也不往路上看。过了片刻,路上来人大喝一声:“喂!”

     意伊这才起身抬头,看向右边高地上的一群不良青年。一行七八个人,从十二三岁到二十出头不等。为首之人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穿着蓝绸丝衣,头上用银簪冠发,虽然样式粗糙,但好歹是个银的。村上的人完全没有用银簪束发的,全都一块麻布包在头顶,好些的弄个绢布缎子。女孩子,小姑娘用绢花,大姑娘戴绢花,插木钗或是梳子。所以能用上银簪的人都是很有条件的。那打扮在这方圆镇子辐射的范围算是奢华的青年此刻正抱着双手,目光骄横地瞅着意伊,上下打量。见着意伊转的脸,露出惊讶之色。他身边众人也都一副惊讶好奇的样子。

     “你是这家主人?”那为首的青年敛了横气,问。

     意伊整整袖子,随意地站着,漫不经心地答道:“不错。”

     路上青年便道:“很好,让李大龙、李二虎和李朱雀出来。”

     意伊闲适而立,问:“干什么?”

     路上青年:“他们欠本爷钱。”

     “欠多少?”意伊问。

     路上那青年不耐烦道:“问这个干什么,难道你还能替他们还。”

     “你说个数。”

     青年愣住,仔细打量意伊的神情,见他似乎不是开玩笑,于是回头和左右的兄弟嘀咕。一会儿后,左手边一兄弟出列,看着意伊道:“一两银子。”

     意伊二话不说,点头道:“稍等。”然后人向院子里走去。

     路上一群人嘀咕开了。

     “他真会拿钱来?”

     “不知道,先等着。”青年左边那个报出一两银子的少年说。

     青年点头,示意众弟兄听少年的。

     几人等得并不久,也就是说几句话的功夫,意伊已经去而复还。他站在下面,说了句“接着”,然后手一扔。青年下意识一接,一个银角子落到他手中,掂了掂,只多不少。

     银子得了,一群不良少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本来一副要找茬的架势,但是现在轻易就收到了钱,似乎没理由搅什么风雨了。青年左边,看起来比一众不良人士要精明的少年再发话:“那谁,转告李大龙、李二虎、李朱雀。下个月,准备好银子。”

     青年抛了抛手中的银子,招呼同伴:“我们走。”

     一群人哒哒哒地走了。

     意伊继续他手头的打灶工作。刚才的事情仿佛没发生过。

     小半个时辰过去后。一口两眼多锅的灶台就完全成型了。石砖砌得规规整整,锅口的圆做得十分精密。

     意伊露出满意之色,四面环顾。砌上墙,这里就是厨房了。其实他今天就完全可以把墙也一块砌完了。但是如果真这样做了。村民路过,定然会感到惊讶。意伊决定还是按照合理的速度来建。

     他回到院子里,到厨房舀水洗了手。然后从卧室里拿出木匠工具,又从院子外的坝子上挑了一根碗口粗细的树干。意伊将树干架在石头上,用刀切了一小段下来。约莫只有手掌长。一块圆木被他托在手里观察了一阵,然后手起刀落,一方碗口大小的木料被削成了只比竹筒稍大一些的圆柱。意伊将整根木料都照此削成了和第一个同等规格的圆柱体。做完这件事情,太阳也下山了。意伊拍掉身上的木屑,走到院子大门口。站了一会儿,三李兄弟回来了。他们抹着汗往树干摆放处走。意伊叫住他们:“还差几根?”

     李大龙回答:“只差两根了。我们再走这一次就完了。”

     意伊点头,道:“正好,我同你们一道。”

     李大龙和李朱雀一起抬一根,李二虎一个人扛一根,他比大龙和朱雀都要壮实一些,力气也比二人大。

     三人学着大人们平时挑抬东西的样子,边走边喊号子。意伊轻飘飘地走在前面。见几人速度慢,停下了脚步,李大龙和李朱雀走近后,他道:“给我吧,你们去助二虎。”

     意伊手一伸,两人肩上的木料直接就飞了起来,落在他的手中。李大龙和李朱雀一边惊叹,一边回身往二虎走去。李二虎一个人扛着一根,累得只剩喘气声。两人前后一起抬上后,他脸上狰狞的表情才缓和下来。

     意伊托着一根比头还粗的木材,却是相当轻松。几个步子迈出就消失在了三李兄弟眼前。三人一边感叹一边加快了速度。

     意伊几步走到了离水沟最近的一处标记点。将树干打进之前画下的圆圈中。然后他倒回第三个桩点,第二个桩点的树干还没抬到。意伊打回第六个桩点的时候,和大龙、二虎、朱雀三人遇上。

     意伊拍拍手,直接取了树干倒回第二个桩点。打好木桩后,他又返回,继续从第七个桩点往回打。三李兄弟一路跟着意伊。看着他随手抓着木桩往地里一压就埋稳了桩子,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三人已经麻木了。

     意伊平均四五十息搞定一个桩子,六十个桩子他就只花了半个时辰全搞定。

     从左家屋边栽树桩,能这么畅通地连通到水沟处,得益于屋边这一片延伸到水沟处的地是属于左兰家的产业。因此想怎么折腾怎么折腾,若是村上其他人家的,可没这么顺利就栽好木桩。那得去跟主人家商量,人不同意,还不能栽木桩在人家地里。

     这一大片地,由于质地较差,基本没种什么粮作物。零零星星地长着杂草和不甚密集的杂树,靠近水沟的下段距路面近的地方有一小片竹林。但由于竹子竹管小,也不甚高,意伊在选择竹子的时候并没有考虑这处。

     栽完木桩,天色基本已经暗了下来。意伊没再安排别的事情,回家吩咐朱雀去煮饭。他自己则施展轻功到山林打了几只野兔和野鸡。提回家,大龙和二虎见了,眼睛都亮了。朱雀看着挺平常,但抿嘴的小动作出卖了他。

     但,即使是有野鸡野兔的诱惑,大龙还是说起了另外的事,他眼睛亮亮地说:“师父,我们看见你打的灶了。打得真好。地上也铺得可好看了。只是师父,怎么把灶打在外面?”

     意伊:“墙封起来后,就自然在里面了。”

     “师父,你的意思是你要在那边砌灶房?”

     “嗯。”意伊点头,顿了下说,“对了,今天有人来找你们要债。我已经付了银子,不过,人家说是让你们下个月也要准备好。”意伊把这事说得轻描淡写。

     大龙一听,却愤怒之极道:“师父,这事讹诈呢,我们没欠过谁债。”

     “你们过去当小偷,没人从里面手里分食?”意伊又淡淡地说出了猜中的事实。

     李大龙一听,这次哑口了。确实是有那么一个人,王三霸,每次他们出手,都得给他分一部分。二虎在旁边气狠狠地道:“一定是王三霸那个家伙。”

     “大哥、二哥、他说下月还要来,我们该想想办法,跟他这事做个了结。”朱雀架好柴火后,从厨房走出来,对大龙、二虎说了句后,对着意伊一抱拳,说:“师父,谢谢您出手相帮。只是您给了他多少银子?我们三兄弟一定做牛做马还给你。”

     意伊笑眯眯地看了眼三人,说:“你们还?”

     “是,师父,之前您说让我们做工一个月,我看不如我们给您做工一年。除了吃喝,咱们钱也不要了。”朱雀一脸郑重地说道。

     意伊心里发笑,这朱雀脑子可真聪明,这一转就把坏事变好事,就此当成了留下的一个说辞。不过……他笑着,慈祥和气地说:“你们都叫我师父了,在你们能成才独立之前,有事自然由为师担待。过些时候,你们去找人家把事情分说一番,若是不能善了。让他再来找为师。”

     三人一听这话,顿时一愣,随后,还是朱雀反应快,他一下子就跪下了,大龙和二虎愣了愣,也都纷纷跪下。朱雀满目激动地道:“师父,你真收我们?”激动起来都忘了敬称。

     意伊用那十几岁的嫩脸散发出慈祥的光辉,语若春风地说:“是啊,我观你们与我有缘。”

     三人喜不自胜,纷纷激动地吼道:“师父。”

     意伊掏掏耳朵,说:“小声点。”

     三人抿紧嘴,眼巴巴地仰头看着意伊,像极了嗷嗷待哺的小羊羔。意伊道:“起来。去做饭。那野鸡野兔都交给你们了。为师等着你们上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