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竹管妙用
    意伊和三个徒弟吃过午饭,打算歇息一会儿就去山上搬木材和竹子。不过,忽然村民们一窝蜂地跑来了他家。

     在村长宣布了他要教孩子们免费读书后,村里的人自然是欢喜了。谁都知道读书那是好事。一般人还没机会呢。原本是没钱让孩子学,现在能有免费的学上,谁不乐意。谁都知道,识几个字就能多赚钱。给人写封信都有得赚。这多好啊。村民们最淳朴的愿望就是孩子能识字就好。至于学得更大的学问,甚至考功名,那是想都不敢想的。望林村还从来没有出过有功名的读书人。整个关溪乡都没几个,之前有个老童生,可惜死了。所以观溪乡再也没有算得上正经读书人的了。能识文断字就是最有学问的了。所以村里的人一点没奢望孩子考童生,考秀才,至于举人那是想都不敢想的。而进士,好些人都不知道举人上面还有个进士。

     意伊看着盈满院子来感谢他的人,微笑道:“各位乡亲不必如此,这也是成全了我的愿望。大家互相得偿所愿,乃是双美之事。”

     好一番说道后,意伊微笑着把村民们送走了。

     那一张张年岁不算大就已经印刻下深深皱纹的脸,那佝偻的身体,焦黄的面容,粗糙的手脚。作为一个现代人,意伊真的不忍目睹。这一下子看见这么多穷困人群。意伊就叹一口气,转身回屋。坐在椅子上,意伊皱起眉,思索,是不是要帮着大伙致致富才行?

     “师父。”大龙在意伊的窗子外大声唤他。

     意伊回神,问:“什么事?”

     “师父,王三霸来了。但他说是来送瓦片的。说是你买的。”大龙的语气带着深深的疑惑。怎么王三霸会带着一群人挑瓦片来?

     意伊语气平常道:“嗯,去安排一下,让放在新灶房边。”

     “好呢,师父。”大龙的脚步欢快地奔出了院子。

     意伊坐了会儿,才慢吞吞地站了起来,往西屋边走去。就见在搬瓦片出来的是王三霸那一群跟班。而王三霸本人则和大龙、二虎、朱雀三人对峙着。意伊出现的时候,王三霸正问:“你们真的拜他为师了?”

     二虎得意道:“那还有假。你见识过我师父的本事了吧,以后我会跟我师父一样厉害。”

     王三霸的脸色阴晴不定,发现意伊出现后,立刻收敛了神情,整个人都僵了一僵。他那几个伙伴也不例外,看见意伊出现,都腿肚子打颤。手也好不到哪里去,差点没把手里的青瓦给扔地上。好在搬得不高,滑几片在地上也没摔碎。

     意伊看他们一眼,问:“就你们几个?其他人呢?”

     “我们先出发。”王三霸回。

     意伊点头,看一眼天色,说:“时间尚早,你们再去搬一回。”

     “什么?”王三霸傻眼,道,“我们回镇上差不多就黑了。怎么可能再来一趟?”

     “那你说有什么办法是可以再来一趟的?”

     “这一来一回至少三个时辰总不能让我们大晚上干活吧。”

     “笨,不知道租几辆牛车吗。明天用牛车送。”

     王三霸许久没吭声,但咬了咬牙,道:“牛车可是要花钱的。”

     意伊摸袖子,拿出一大串铜子:“拿去。”

     王三霸拿着铜钱,哑了咬牙,这钱还不知道是谁的呢。说不定就是从他的钱袋子里出来的,但是没办法,他只能忍了。这事也让家中人知道。否则,他的钱特定被他那恶婆娘没收了,一个铜子都甭想留。一挥手,王三霸招呼已经卸完货的伙伴们呼啦啦地担着竹框走了。

     “师父,你干嘛让他们用牛车拉,这不是便宜他们吗。”大龙气呼呼地道。

     意伊摇头:“那几个孩子,年纪小,骨头还没长全呢,这重活影响发育。你们师父我慈悲心肠,就不为难他们了。”

     三人看着意伊离开的背影,互相看几眼,大龙狠狠道:“那些耀武扬威的家伙,就该为难为难他们。不过师父心善,算了。我们走。”

     三人回到院子。稍作休息后,和意伊说了声,就又跑去山上砍树了。

     意伊没去,他等着老朱带人送青瓦来。按照王三霸的说法,他们应该很快就要到了。

     果然,一会儿,老朱带着一群壮年男子挑着青瓦来了。意伊在听到一串脚步声后,就出去了。他站在屋后面的路上等着。当老朱的身影在弯道出现的时候,他迎上去,道:“朱师傅,各位乡亲,辛苦了。”

     老朱目光落在路边新建起来,还没有盖瓦的屋上,几乎是立刻,那砖石的契合纹路就引起了他的注意,诧异出声问:“这是咋砌的?”

     意伊:“是一种不规则砌法。没什稀奇的。”

     老朱却不信,只呼神奇。但见意伊不多说,也不便多问。只问意伊要把青瓦放到什么地点。

     意伊道:“随我来。”他领着人从屋东面转到院前再走到屋西边的新建灶房位置。指着已经堆了瓦片地方:“就堆这里。”

     后面挑着青瓦的六七个男子放下挑子,开始将挑子里的瓦往外搬。

     “你这是啥?”老朱盯着树桩子和桩子上横搭着的竹筒问。

     意伊解说道:“这是竹水管,导水用的。”意伊走到最后一根木桩旁,将斜着接下来的竹管下面的木塞拔掉,里面就有水流出来。由于竹管太大,为了减小出口的水流,意伊在出口出拼接了一支小竹管。在管口赛了一个木塞。扒开,大汩水流出。老朱见了,很是惊叹,盯着衔接得严丝合缝,没有一丝漏水的竹管,连连道:“这可太方便了。”

     意伊塞上管口,道:“是比较方便。省了天天挑水的麻烦。”

     “真是巧妙,太巧妙了。”老朱盯着架得高高的竹管,连声赞叹。又问:“这是谁想出来的法子。”

     “不过是小子偷懒的想法。一试,竟是成了。”意伊谦虚地道。

     老朱目光从竹管上移开,看向了意伊,笑道:“原是你想出来的。公子聪明。”

     “朱师傅,叫我左兰即可。当不起公子之称。”

     老朱黝黑的脸上露出微笑,望了望横搭高木的竹管子,又看了看面前的石砖屋。左看右看,只觉得说不出的精致,那屋顶搭着的木片,竟然没用钉子钉,全都严丝合缝地咬合在一起。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肯定得是能工巧匠才能做到。

     “左兰啊,你这是请了哪位木匠师傅?”

     意伊:“我对木匠工艺有所涉猎,自己随便瞎琢磨的。”

     老朱张大嘴,看着意伊的目光,十分震惊。也有不可置信。

     想想也是,一个少年说他会木匠工艺,还达到了这种水平。这是一件多么不具说服力的事情。

     两人说话的功夫,挑瓦的人已经把瓦片堆叠好。

     老朱带着不能平复的心情,领着七个搬瓦的村民有点浑噩地走了。

     意伊瞅一眼竹管,还有屋墙,暗道,之前来感谢他的望林村村民怎么没人对这两点好奇吗?

     说曹操,曹操到,这句话是很有现实映照性的。这不,意伊才这一想。他这里就迎来了前任村长,刘家族长和现任村长,还有另外两个和刘族长差不多大的老者。四个人一起来,就是为这竹水管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