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机关术也
    意伊编写书倒不是借口,他是真的在写书。有了书写的纸张,他已经计划每天写一些以后要教的东西出来。尤其是算学方面的。这个只能由他自己来编写。文史方面大多可以购买。不过,现在他要写的却三字经、百家姓。合起来,也没多少字。意伊没花多少时间就写好了。将纸页装订好后,他拿给了大龙三人。“这两本册子便是这些天你们所学。拿去。”

     大龙接过书,双眼兴奋地盯着手中崭新的书册。二虎和朱雀相继接过来看了又看。仿佛获得了什么至宝。意伊面色如常,又递一个东西,一支巧夺天工的银钗。他递给朱雀,说:“你去镇上找王三霸,问他是否还记得赌约,如果他拿二十两银子给你,你就把这个给他,告诉他此物价值超过二十两,若是他不给银子予你,你就直接拿着这银钗去福满铁匠铺,将此物给老张,说是付给他的银子。然后你把我在那里打制的东西全都拿回来。有一套铁匠工具,还有锅具若干。东西不少,你和二虎一起去吧。”

     “师父,王三霸多半不会给,要把这价值二十两银子还多的钗子用来付铁具和锅具的钱,这也太不划算了吧。”朱雀在一边说道。

     意伊:“跟着师父我,你们要学会的不是勤俭节约,而是花钱如流水。”

     三人俱是一怔,随后,二虎眼睛闪闪发亮地道:“师父,你很有钱?”

     “你师父我,想有多少钱就有多少钱。好了,快去。”

     “师父,那我呢?我也和二弟,三弟一起去吧。”没被意伊安排出去的大龙说道。

     意伊看着他,说:“陪着长辈,聊聊天,或者四处散散步。”

     “李叔。”意伊对着从屋里走出来的李常三一拱手。李常三顿时摆手,说:“这可使不得,你是大龙的师父,怎可叫我叔。”

     “无妨,各自相论,我年少,称您一声叔,很合适。”意伊说得混不在意。李常三也就没坚持。他看看大龙几人,说:“让大龙去吧,正好,我把他爷爷叫起来,回镇上去。”

     意伊顿时就说:“不行,李叔,李爷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又奔波了一早上,当好好休息。怎可再上路。”

     李常三想说他背着他父亲走,一点事也没有。但最后他还是点头留下了。他也想多看看这位小师父。虽说短短时间已经信服了。但再多了解一些也更踏实。

     李常三早年是县里生活的,说起来是有见识的。对于意伊这么年轻的少年有大本事总还存几丝不敢置信。他打眼瞧这少年,总觉得人比那县里的绸缎庄很是能干的少爷不知要强出多少。而这一比,李常三又觉得不妥。那商户人家一少爷怎可和能文能武的大龙师父比。虽没见识过意伊武的一面。但李常三已经先入为主,觉得他肯定会。

     安排好徒弟们后,意伊走到院外,直接在外面,拿起刀子将木料唰唰几下就砍成了一段一段的。李常三站在门口,亲眼瞧见。顿时就长大嘴,一脸吃惊。那么粗实的树干,怎么跟砍瓜切菜一样?

     大龙在旁边陪着他爹,很是得意地道:“爹,你看我师父多厉害,知道为啥他一刀下去,木头就断了吗?”

     “为啥?”李常三自然想不通,说是刀子锋利,可从没见过有这么锋利的。

     “爹你咋忘了,我跟你说过,师父会武功。这是因为内功,那刀子才一刀能断树。”

     李常三信服,意伊会武功这个事情,又得到了证明。

     意伊昨天去丈量了村里的竹管口,今天便要开始制作木接头。不过,他做事情讲究一个快速。白日里他就不打算忙着件事情,而是打算晚上动点神异之术来完成。虽然不方便动鬼神之术,但是机关术,普通的画符,一般的幻术还是可以用一用的。而现在他首先要做的是打制一个双层床,以便晚上的时候能睡得下人。

     意伊在院子里剖木,削制造床的木板、木条。他手法很快,几刀下去,一根光滑的长方木条就成了。大龙和他爹李常三就在一边看着。大龙已经习以为常,李常三则是惊叹无比。后来,李大龙的爷爷从卧房走了出来。见识到意伊那手起刀落的本事后,也是震惊。不过他却悄悄把大龙拉到一边,问:“你跟你师父要学这木匠手艺?”

     大龙摇头:“没有。师傅没说要教我们这个。只让我们读书,说读了书之后再教习武。”

     “哦。”李家爷爷一副放心的样子,说,“还是读书最重要。这工匠,地位低,还比不上农户。你可别走偏了。读书是最为要紧的。哪怕不能科考,你识得字了,也更好谋生。”

     士农工商,地位等级排在那里的,谁都知道读书是件好事。只是一般人人家没机会让孩子读书,或者孩子资质太差,先生不收。

     意伊忙活了一个下午,做了两张双层床的零件,还有碗柜、桌子、凳子等物。又吩咐大龙他们将卧室给搬空打理了出来,把新床、新案桌和几张凳子全安装了进去。

     整个屋子里简直焕然一新,东西摆放得更多了,但是看上去却更宽敞了。这都得益于意伊合理布置。

     意伊也给自己屋里换了个衣柜。衣服放置在飘着木香的新衣柜里,意伊顿时感觉浑身都舒服多了。

     安置好家具,意伊就去山里猎了头野猪回来。兔子、山鸡太小只,一两日也吃光了。一头野猪,整理出来,烟熏后可以多吃个一月两月。

     左家炊烟袅袅之时,二虎和朱雀终于背着铁锅和铁匠工具回来了。

     大龙老远接过二虎背着的铁匠沟工具。全是实铁,可重得很。二虎甩了甩膀子,呼出一大口气,立刻就要跑去新灶房的管口出喝水。意伊知道他意图,立刻叫住了他,说:“堂屋桌上有开水。”

     二虎就几个箭步跑到堂屋,抱着茶壶就咕噜,一口气喝了半茶壶。朱雀也去喝了几口。两人喝了水出来汇报今日之事。

     王三霸竟然真的给了两人二十两银子,虽然当时也很不情愿,还怒吼了二虎和朱雀,但是却实实在在是拿出了银子给了他们。他们按照意伊吩咐把银钗子给他。王三霸见了,转愤为喜,拿着银钗就收进了袖子里,还对二人一番不伦不类地拱手。直叫两人好奇不已。

     两人拿出付了铁匠铺的一两银子后,剩下十九两,递给伊意。意伊接过来,暗道建竹屋的钱有了。

     晚饭很美味,意伊和三个徒弟,还有大徒弟的两个长辈,六个人,基本吃光了意伊准备的食物,最后剩下一些油水。大龙的两位家长看着那旺旺的油水,眼里直露出暴殄天物的眼神。因为朱雀收拾碗筷的时候,表示要把剩下的渣宰都倒掉。两老听了,瞪大了眼,连说浪费浪费。大龙三个小子最初也是这个感受,但这些日子天天吃着油水充足的肉菜,他们很快就忘了最初那恨不得舔掉油碟的心情。大龙的两位长辈一直吃糟糠腌菜过来的。初见这种浪费之事,自然是看不过眼的。但是禁不住朱雀手快,碗碟里的油底全倒进馊水桶里了。

     新锅都打制好了。意伊将锅在新灶房里安置妥当后,就令大龙和二虎在在新灶台上烧热水。新灶台有两灶眼,其中一个灶眼负责两口大深底铁锅。另外一个一个灶眼上是炒铁锅。在两个灶眼交汇的烟道出还有一个深底锅位。无论哪一口灶眼有火,烟道上的锅都能受热。这个锅位是烧水专用。不过今天,意伊让四口锅都烧上了水。

     意伊这个师父先去洗澡房洗了澡,然后是大龙动员两个长辈去洗。大龙在一边指导。之后大龙、二虎一道进去洗了出来,朱雀停了柴火,最后去洗。

     夜,安静下来。意伊在卧室里,从框里拿出一个白天砍的木头,先是一刀一刀仔细地雕刻,雕成了一个带着翅膀的小人。然后在小人身上写写画画,一同精心勾勒后。木头小人就活了。这要是让人看见了,肯定得吓死。意伊笑眯眯地看着小木人,还从他手中的刀子一端融了一小块铁片,铸熔成了一把现在铅笔刀大小的刀子,佩在了小木人手中。

     “去吧。”

     意伊一句话后,小木人飞了起来,飞到框子里,拿着刀子对着框里的木头就削切起来。

     意伊不再管小木人,而是拿出一张青纸来,提笔在纸上作起画来。先是林木山川,后在群山之中,一座恢宏华丽殿宇在墨笔下冉冉显现。古雅的殿堂建筑一直是意伊所好。他曾买下一处荒山的使用权,打算在哪里建立这么一座蟾宫月桂一般的建筑群。可惜还没动工,就穿了。

     收好这幅画后,意伊又拿出一张纸来。东边的水沟,一直流到南方的河沟里。水量充沛。沿水渠建一处造纸坊,完全可行。水流完全能带动水碓。

     意伊三两笔就把造纸坊设计好了。又在一边作了内部数据。

     画好两张画后,意伊回头,就见木框里已有有小半的木头变成了木接头。小木人还在辛勤地劳作。意伊抽了一张草纸画了张符,贴在木人身上,符纸化作金光消失在木人身上,瞬间木人闪闪发光,小翅膀闪动地越发灵活。刀子削在木头上的动作快了不少。意伊皱眉,对这个速度不太满意。但想了想,这是用草纸画的,能有作用就不错了。若非他神棍属性强大,还真没法用这破草纸就画出符箓来。以后自制一些黄纸好了。

     任由小木人帮着劳作,意伊上床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