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去看师父
    “爷爷、爷爷,爹、爹,爷爷。我回来了。”一个声音石破天惊似地响起。大家纷纷循声看去,就见屋东头,李大龙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地跑过来,后面还跟着两个年轻男娃。李大龙飞一般地掠过李家老族长,奔进了屋子,跪在床边,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爷爷。”

     一直木滞的李常三终于目光闪动,看了看儿子,又看向床上的老汉。

     大龙抓着爷爷瘦成竹棍的胳膊,眼泪哗啦啦地流了下来。

     “爹,爷爷……爷爷他,他没事吧?大夫呢?怎么不请——大夫?”李大龙哽咽难成言。

     李常三见儿子哭了,他也眼睛一涩,顿时也老泪纵横,哑声道:“儿啊,大夫不愿来了呀。”

     “什么,他为什么不来。我们给钱,给钱。儿子有钱。”李大龙把意伊给的铜子,一股脑地从怀里扒拉出来,往李常山手里塞。

     李常三一个四十的人了,顿时嚎哭起来,道:“林大夫昨天来看了,让准备后事啊……啊,我的爹也,你真是命苦啊……怎么就不能长命百岁呢?爹呀——”

     李常三悲从中来,像哭丧一样嚎哭起来。

     “爹,你别哭,爷爷还活着呢,活着就希望,我去请大夫,一定要让大夫来看,林大夫不来,我去找唐大夫。”李大龙说着,抓起铜钱,往怀里一塞,就要去请大夫。

     这时,门边的李老族长开口道:“大龙,你哪里去请大夫,林大夫都不来了,唐大夫更不会来。你去了也白跑一趟,说不得回来,你爷爷就咽气了。听话,现在陪在你爷爷身边,送他老人家最后一程是正经。”

     围观的村民纷纷赞同此言,都劝李大龙陪爷爷最后一程。李大龙整个人顿时无力地跪在地上。

     二虎和朱雀站在门口看着,见大龙悲伤过度,立马上前去,将大龙扶了起来。

     朱雀道:“大哥,我们去你爷爷身边守着。”

     大龙一抹眼睛,转身跪回爷爷床边。二虎和朱雀也跟着跪在大龙旁边。

     二虎抹着眼泪,手上的麻布包裹几乎抓不住。他抱起来,搁在床边。

     李常三哀哭,李大龙默默流泪。二虎和朱雀都泪光闪闪。他们和大龙耍得好,后来还拜了把子。李爷爷他们是见过的,很慈善的老人家,对他们俩都很好。

     邻居们见着一家大小哭成一片,也都纷纷叹气。或真或假地抹了两滴眼泪儿。

     一片哀哭声中,只剩下微弱气息的李家爷爷很突然地睁开了眼睛。

     大龙第一个发现,狂喜大喊道:“爷爷!”

     李常三一惊,哀嚎声顿住,看向老父亲,见睁开了眼,顿时也大喜过望,喊道:“爹!”

     二虎和朱雀两人看着大龙爷爷,全都面露惊喜。

     门外李老族长见了,摇头暗叹:这是回光返照呢。

     村民也作此想,全都摇头叹息。只有床边四人,全都惊喜状。

     “爹,你感觉咋样?”李常三拉住老父亲的胳膊,紧张地问。

     大龙抓住他爷爷的手,问:“爷爷,你醒了,我找大夫来给你看病,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二虎和朱雀在旁边点头。

     床上的老人,沧桑的眼睛转动了一下,认出床边的人,断断续续开口说:“大龙——大龙回来了。常三,是大龙不?”

     “是,是大龙,爹。”

     “爷爷,是我。”

     “好,回来就好,好久逗没回来了。那是虎子和雀娃儿?外面咋这多人?”李东叟虚眯着眼看了看门外。没等人回答,就转了话题,道:“大龙,在家好好种地,别到处跑了。”

     李家在梧桐镇早没什么好田地了。哪里能好好种地。大龙也只胡乱点头。现在都顺着他老爷爷。

     李家老爷子陆陆续续说了好一会儿,不见咽气,却是越说越顺溜了,精神也越来越好,脸上的死气也渐渐没了。屋外看着的村民估摸着一般人回光返照的时间,觉得差不多了。但是一看,李家老汉还坐起来了。对着他孙子,大龙一番叨念。看上去一点不像要去黄泉的人。又一会过去了。李老汉还是好好的。李常山和李大龙父子从开始还忐忑的心渐渐都定下来。一个一心认定父亲暂时不会死,一个一心认定他爷爷活过来了。

     村民看得连呼神奇。李氏的老族长也十分惊异,不由走进屋去,对着床上的李老汉说:“五哥?”

     李东叟看向床边的人,不冷不热地说:“你在这里干啥呢?”

     李氏老族长一噎,垮下脸来,说:“听说你要死了,我来看看能不能帮上忙,既然你死不了了。那我也告辞了。”说着,甩手就出去了。招呼着两个儿子走了。

     李东叟哼一声,不领李老族长的情。他们二人早在三十年前就结了怨。这多年后,虽然一切恩怨都冲淡了,但是两人平时见着了,说话也是不能好好说的。

     村民们在惊讶一番李东叟真的一时半会死不了后,也一窝蜂地散了。

     晚上,大龙一家爷孙三代,加上二虎、朱雀,五个人全挤在一间屋里。老爷子睡在床上。其他四人全睡在地上的草垫子上。老人家翻身,床上一个东西“咚”地滚到草垫上。

     “咋回事?”李常山一个惊觉,坐了起来。由于茅屋破旧,李常三时时担心屋子垮了。所以很警觉。见只是一个麻布包裹,遂放了心。这好像是二虎那娃的东西。李常山拿起麻布包裹,左右看了看,将东西放进墙上挂着的笆篓里。

     早上起来,大龙睡在靠墙的位置,站起来,就看见了笆篓里的东西,麻布散开着,露出一个□□和蛇头,大龙一惊,伸手就去捉蛇七寸,结果发现里面哪里是什么蛇,根本就是木头,他诧异地将东西整个打开,就见一个乌龟和一条蛇缠在一起,像真的一样。但是一摸就知道不是真的,而是木头雕的。但这也太惟妙惟肖了。

     这是啥?

     “呀,这是什么?”二虎和朱雀也相继起来,看见大龙手边的东西,纷纷惊讶。虽然这东西就是两人从意伊手里拿来的,但是却一直没机会打开看。路上,先是紧赶慢赶地追大龙,后来追着人了,还是马不停蹄地走路。没时间看包裹里是啥。

     “这麻布有点眼熟。”朱雀瞧了瞧,脑子里转了转,说,“这是师父让送来的。大哥,这是师父让我和二虎带来给你的。”

     大龙一愣,伸手把里面的龟蛇抱出来,左右端详,好奇道:“这是啥?乌龟和蛇吗?”

     “傻娃,那是玄龟。”床上的李老爷子不知何时醒了,他盯着大龙手中的东西,说,“快拿来我瞧瞧。”

     大龙把龟蛇递给了他爷爷。李东叟拿着玄龟看了看,说:“真是玄龟,你爷爷我以前从一个秀才公那里的画上见过。玄龟就是这样的,是神兽,保佑人长寿的神兽。”

     “神兽?能保佑人长寿?”大龙瞪大眼睛,随即忽然惊呼道,“是师父,是师父帮了我。”

     “什么师父?”李爷爷看着孙子,一脸疑惑。

     大龙顿时兴奋地道:“爷爷,我拜了一个厉害的师父,他武艺高强,能识文断字。我现在就跟他读书,等书读好了,还要学武。”

     “啥?”老爷子注意力从玄龟身上分了七分给孙子。

     大龙眼睛发亮道:“爷爷,我拜了个文武双全的师父。现在正和他学艺呢。等我学好文武,我带着您和爹重新回到县城里去。”

     老爷子顿了半晌,有些怀疑道:“真的?文武双全?有几个人是文武双全的?别让人骗了?”

     “爷爷,是真的,不信你问二虎和朱雀,他们和我一样,都拜在了师父门下。”

     二虎和朱雀纷纷点头。

     老爷子昏花的老眼看了他们几眼,不太信服,严肃道:“你们年轻,拜文武双全的师父是那么容易的?不知对方是啥人呢,赶紧断了,别被骗了。”

     大龙连声说是真的,但李爷爷哪里信,只当他们遇到了什么骗子。要骗他们,反复叮嘱让他们别去了。大龙急地抓耳挠腮。朱雀在一旁道,不疾不徐地说:“李爷爷,我们现在都识字了。会背三字经和百家姓呢。”

     “是吗?”李老爷子犹疑道,“你们背来我听听。”

     三个人互看一眼,一点头,很默契地开始齐声背诵。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

     一翻抑扬顿挫的背诵下来,李爷爷且喜且疑。这确实是背的书,虽然这内容他没听过,但是听得出来,是很有学问的东西。李家爷爷布满岁月痕迹的脸上露出沉思之色。他又看向手中的玄龟,遂问:“这是哪里来的?”

     “就是我们师父雕刻的。”朱雀飞快地回答说。另两人也跟着点头。

     “师父他会的东西可多了。”朱雀又开口道,“切石头,建房子,打灶,还会做比县里酒楼都好吃的菜。师父自己在石板上刻了字教我们。他还教其他人。很多人和他学认字。师父的武功特别厉害,可以一掌劈开石头,一把刀子一划就破开了碗口粗的树干。李爷爷,您见多识广,这么厉害的人,你说是不是武林高手?”

     李东叟有点不敢置信,前面什么切石头,建房子,打灶,他都没觉得什么。同时会这几样的,村里也找得出来。但说可以一掌劈裂石头。那是真的有几分本事才做得到的。

     郑重思索了许久之后,李家爷爷说:“大龙啊,爷爷我亲自去看看你们的师父。”

     “爹,你要去看谁?”李常三走了进来,说,“吃饭了。大龙,把草垫收起来,放桌子。”

     李家只有两间屋,灶房坍塌了一面墙,平日里除了煮饭用一用,什么也放不了。锅碗等在用过之后,都要收拾到唯一的卧房里。所以,卧房里基本没有多余的空间。吃饭的时候,只能把草垫叠一边,晚上睡觉的时候再重新放下来。

     饭也是野菜混几把碎米。更难的时候,连碎米都没有,只有糙米,或者光野菜煮汤。这种条件,李家爷爷的病怎么可能将养得好。其实李家老爷爷也没得什么绝症,就是几年前在县城失去田地房产,家财尽破后受了打击。加之回到家乡,凄风苦雨,身心都没法恢复。能这么活了一年都是子孙孝顺,一直不放弃求医的结果。

     大龙将自己拜了师父的事情也对李常三说了。李常三也是将信将疑,但如果是真有本事的,让孩子错过了,那就可惜了。所以,他也表示要亲自去看看。